让心灵感化的佳作

 


 


让心灵感化的佳作


 


——鲁迅的《雪》与泰戈尔的《雪》对比阅读


 


 山西省阳泉城区教研室  胡涛海


 


编入人教社课标教材八年级(下册)的鲁迅的《雪》与大文豪泰戈尔《雪》是文学宝库中咏雪散文诗的典范之作。这两篇同是以《雪》为题的佳作,篇幅虽不长,都具有丰富的想象,蕴含着诗的意境和深刻的寓意,且带着深辟的思想烙印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如若教学中或课外,指导学生对比阅读,将会大有裨益。


首先,两篇《雪》都以丰富奇特的想像对雪景进行了精彩地描绘,富有诗意的刻画使文章顿然生辉。鲁迅的《雪》勾画了两幅截然不同的雪景图,寓意深邃。第一幅是“江南的雪景图”:雪野中“血红” “白中隐青”“深黄的磬口”“ 冷绿”去滋润美艳的“宝珠山茶”“单瓣梅花”“蜡梅花” “杂草”;蜜蜂们忙碌地飞着,孩子们欢乐地玩着。好一幅“冬雪暖景”的画境;第二幅“朔方的雪花图”:在枯草的背景下,它“如粉,如沙”,“旋风忽来”,“弥漫太空”;那是孤独的雪惨景图。作者以细腻的观察,丰富的相像,独特的笔触,描绘了如诗如画的冬雪图。两幅雪景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对比,作者的爱憎自然也就隐含其中。


印度文学大师泰戈尔的《雪》写得别有一番滋味。开篇用比拟的手法“一切都染白”“屋顶敞开胸怀欢迎着漫天大雪”“雪河荡涤了路尘”,“化为无数支流,向四面八方迤逦流去”。美丽如梦幻的诗句,好似把我们带入到梦幻般的化境中。而后以奇特的想像来赋予雪景,仿佛“在树梢播布晶莹的祝福” “舒展白翼,轻轻垂落,动作那么轻盈,姿态那么婀娜,不撞击任何人,不与任何人发生冲突。”,“整个世界莹莹地透闪着柔光,罩着恬静、湿润,柔光的面具”。他虔诚而宁静地描绘了优美、静谧的雪景图创造出了一个诗意葱茏的雪的世界。


两篇《雪》的雪景是美丽的,把我们带入了无穷美好的想像天地。但两位大师的《雪》深深吸引人的心灵的还是浓郁的文理诗韵,——一片洁白圣洁中的感悟。


鲁迅的《雪》写得别开生面“江南的雪”与“朔方的雪”中融着作者强烈地个性色彩。“滋润美艳之至”,南国的雪景是那么美丽,那么充满生机,预示着春天的消息。这是作者在当时严酷的现实的争斗中愉悦、开朗、奋进的心情的流露,这是作者向往美好未来,追求美好理想的寄托。“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更蕴含了作者面对冷酷的现实社会而顽强抗争的性格。是作者五四新文化运动落潮以后孤独的求索心境的真实反映,是鲁迅面对困境的坚强不屈性格的真实写照。作者在刻画这两幅自然景物的图中,蕴含着自己鲜明的爱憎、不屈的性格、顽强的斗志。作品寓意深远,饱含哲理,风格独特。


泰戈尔的《雪》更是笔法奇特,托出雪景后把笔锋一转,转入了对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灵魂的审视,“我顶礼的白雪的洁净进入我的灵府”,“在未被污染的皎洁中,唤醒我崭新的黎明,不留任何污点;把天国光华的永恒圣洁注入我生活的天地”,将客观的现实雪景与主观的内心世界融为一体,在洁白中传美妙,沉静里显凸起,写的静穆而又超脱。借助雪景的描写,彰显一种摆脱尘世的牵缠,忏悔式的追求心灵的纯洁和“出世”的道德完善。荡漾着一种淡泊、超脱的思想境界和审美追求,让读者有回味不尽的韵味。“容银洁的恬静一层层包裹你,把你坚韧的求索置于沉隐的奥妙之中,请‘纯净’之神的使者从人生的起点到终点,清除全部垃圾”,“充溢新的觉醒,新的生命,新的团圆的庆祝”。尽管只是寥寥几笔,但文字背后的境界却是那样的廓大、深远。在可数的文字里蕴纳着无限的意蕴。咀嚼这些睿智而又优美至极的文字,不,它们不仅仅只是文字,好像触碰的是一种圣洁的灵魂,是一种心灵的呼唤,自然也让我们的心灵涤荡灰尘、尽情地接受圣洁的崇高的洗礼。


总之,两篇咏雪之作,风格不同,感悟各异,但都能让人的心灵不由地受到振颤、从而受到感化,启迪我们对人生作出积极地思考。


 


附泰戈尔的《雪》:



(印度)泰戈尔


今天是星期日,一早听见教堂里传来清凛的钟声。起床推开窗户,呵,一切都染白了。楼房倾斜的屋顶敞开胸怀欢迎着漫天大雪:来吧,用素纱遮盖我!凝结的雪河荡涤了路尘的王国,化为无数支流,向四面八方迤逦流去。


树上没有一片叶子。湿婆①仿佛端坐在树梢播布晶莹的祝福。路边的枯草似青春的残痕,尚未遮严,但已慢慢地垂首认输了。鸟儿停止鸣啭,天空阒然无声,纷纷扬扬飘着雪花,可是听不见它的足音。


在异国他乡酣睡时,天庭的重门悄然开启。可是天使未来报告消息,唤醒入睡的人。“宁静”离别天界幽寂的道院,未乘辚辚飞车;御手不曾挥舞闪电之鞭,怒吼抽打发狂的天马。她舒展白翼,轻轻垂落,动作那么轻盈,姿态那么婀娜。不撞击任何人,不与任何人发生冲突。


太阳被档在雪幕后面。天光一点不刺目。整个世界莹莹地透闪着柔光,罩着恬静、湿润,柔光的面具。


清静的冬晨,我迎迓、我顶礼的白雪的洁净进入我的灵府。我真诚地祈求:你缓缓遮复我的一切忧思、想像和工作吧!你跨越了夜阑的无边黑暗,无声地永驻于我的生活吧!呵,在未被污染的皎洁中,唤醒我崭新的黎明,不留任何污点;把天国光华的永恒圣洁注入我生活的天地!


今晨,我将我的灵魂沉入深广的洁白之中。这种沐浴异常冷凛,异常艰苦。我像婴儿一样赤裸着,下垂着。垂至深处,前后、上下、左右,一片纯洁,我的全身心在纯洁中膜拜湿婆。


此刻,我看到,暮年之光多么庄重,多么安详,多么美好,繁丽静静地慢慢地隐遁了。缜密的“一体”的皎洁把万象拽到它的身后歌声,精灵全被盖住,多彩的游戏在白色中消隐。然而,这不是死亡的阴影。我知道,常言的死亡是黧黑的,空虚不像光照那样透明,而像朔月之夜那么暗黑。光束隐藏红、橙、黄、绿、蓝、靛、紫七色,并未吞噬它们,而是整个的占有。今有沉寂中潜藏的乐音,将喜悦注满我的心胸。


今日树木卸去盛装,光秃秃的,生命的财富贮存在幽深的心底。袅娜的枝条倾吐了渴望,此时在心中默诵梵咒,犹如修道的迦里②,舍弃花饰,身着素服,默想湿婆威严的仪容。她抑制点燃欲火,培植缱绻的爱恋,让情欲的灰烬飘逝。纵目远望,四野银装素裹,与湿婆团圆的障碍业已排除。北斗星的慈辉在天幕上书写了喜悦:吉日在即,修行的专注开辟了道路,谱写了节日的乐章,看不见的地方盛开的鲜花,可以编织佳偶交换的花环。


呵,我的心,进行同样的苦修吧!稽首冥思,容银洁的恬静一层层包裹你,把你坚韧的求索置于沉隐的奥妙之中,请“纯净”之神的使者从人生的起点到终点,清除全部垃圾。尔后苦修的静慕升起,杯状如地平线的允乐之杯里,充溢新的觉醒,新的生命,新的团圆的庆祝。


美国   191212


白天元/译


注释:


①指印度神话,毁灭大神湿婆居住在喜马拉雅山。


②迦里是毁灭大神的妻子。


 


已发表于《中学课程辅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