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与咏鸟诗

 


陶渊明与咏鸟诗


 


     山西   胡涛海


 


世人皆知陶渊明爱菊,它给我们留下了不少咏菊诗。然而我们走进陶渊明的诗集,会看到他还有不少的诗在咏鸟。除了几首诗专门咏鸟外,还有许多处写到了鸟,其量不亚于他的咏菊诗。显然,鸟这一意象在陶渊明创作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认识鸟的形象对于理解诗人复杂情感是会有很大帮助的。


陶渊明一生处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中,出仕和归隐的反复,归隐后的苦闷和愤懑,使陶渊明的思想不断地发生变化。认真梳理他诗中“鸟”的意象,正是他不同时期的主观情绪的定格、宣泄、映衬和烘托,探讨、揣摩后任挖掘“鸟”中的不同蕴涵,可粗略的勾勒出诗人的情感历程和心灵轨迹。陶渊明诗中的鸟大致有三类:翔鸟、羁鸟、归鸟。


一、振翅高飞的翔鸟


陶渊明早期的诗常常借振翅高飞的翔鸟,来预示突破现世的捆束和绑缚,走向突破和超越。鸟的高飞远举象征着人的功业追求,鲲鹏展翅九万里,境界何其高远!陶渊明诗中之鸟多用来表现其用世之心,功业追求。 “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可看作是此期内心世界的写照。


(一)


贫居乏人工,灌木荒余宅。


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迹。


宇宙一何悠,人生少至百。


岁月相催逼,鬓边早已白。


(选自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并序之十五》)


(二)


目倦川途异,心念山泽居。


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


真想初在襟,谁谓形迹拘。


聊且凭化迁,终返班生庐。


(选自陶渊明《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


“班班有翔鸟”,尽管是“寂寂无行迹”。但这一“翔鸟”,无疑是诗人展翅高飞理想的放飞;“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虽说是望向白云,惭愧我不如高翔的鸟儿,靠近水边,惭愧我不如游动的鱼儿;《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高鸟”是诗人羡慕自由自在的生活的寄托。天性淡薄、真率自然,无拘无束,这是陶渊明少年养成的品性。无际无涯,广阔浩瀚,而鸟儿只要轻轻展翅,就可以轻松地抵达任何渴望的地方,诗人的心灵常常借助飞鸟一起振翅飞翔。所以诗人“高鸟”飞鸟”“翔鸟”,蕴涵冲破世俗,走向超越的意蕴。


二、受困牢笼的羁鸟


兴冲冲步入仕途的陶渊明不免碰壁,产生了矛盾与麻烦,在矛盾无法协调时,渊明开始了痛苦的转换。陶渊明在官场生涯中,饱尝了颠沛流离之苦,感到了政治之不可为,认识了仁政理想之虚幻性,从而产生了摆脱现有生存方式寻找新生活的想法。诗人借“受困牢笼”的“羁鸟”隐喻“误落尘网”的心绪。


()


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


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


厉响思清远,去来何依依。


因值孤生松,敛翮遥来归。


(选自《饮酒·栖栖失群鸟》)


(二)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选自《归园田居》其一)。


陶渊明出仕,是为着实现政治上的抱负,获得人生价值实现后的更大自由,而实际上他非但没拥有这种自由,反而失去了更本原的、更珍贵的自由。居官后,使他认识到官场并不能实现他期待的“自由”,他并不能象大鹏那样扶摇直上九万里。因而“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中鸟的形象,开始发生转换,成了“失群鸟”,颠波困苦的游宦生活彻底打破了他的安逸舒适的静居生活,使他生厌促使他矢志归耕,绝意仕晋。


《归园田居》他把官场视为“尘网”,说自己误落其中,好象羁鸟、池鱼,得不到自由。陶渊明做过几任小官。这期间,他自比为“羁鸟”!羁鸟就成了他宦期的写照。却为了生存,为了所谓虚妄的理想淹留在官场,给灵魂带上了枷锁,时时感到压抑和拘束,不由得对田园生活充满了梦想憧憬。


三、日暮还巢的归鸟


陶渊明出仕后,使他看到了帝王内部分崩离析、相互争斗的腐朽,以及当时外族扰乱侵袭,域内军阀混战、叛兵四起的社会局面没有尽头,更使他绝望之至。陶渊明的思想就自然而然地趋向躬耕并立志坚定不移,诗歌中相应出现了另一种鸟的形象即“归鸟”


(一)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选自《饮酒 其一》)


(二)


秋菊有佳色露掇其英。


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


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


(选自《饮酒 其四》)


我们知道,陶渊明最终是归田了,从形体上、精神上都释然了。找寻到本真诗意生存后的渊明,其笔下的鸟,则是另一种形象。


《饮酒 其一》“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描述了“南山浮荡着山岚和暮霭,沐浴着夕阳的余辉,禽鸟结伴飞回自家之巢,鸟声啁啾,给山的幽静增添了活力和动感,一派生机盎然”的佳景。此时的意境正如同诗人的心境,得以摆脱世俗的束缚,悠然自在,不知不觉,使人陶然欲醉,真是妙不可言,其乐无穷!《饮酒 其四》这些诗中的“归鸟”是作者艺术的化身。秋天是菊花最佳的时候。饮此忘忧之酒,使感情更加超凡脱俗。虽说是对菊独酌,但兴致很高,饮之不足。太阳落山,群动皆息,飞鸟归林。这首诗写作者饮酒食菊,远离世情。世情既远,就可以怡然自得。


                                          


对鸟的吟诵与歌咏贯穿着陶渊明诗歌创作的全程,其不同时期诗歌中的“鸟”形象也随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也正是诗人复杂情感的形象再现。翔鸟、羁鸟、归鸟,这其中恰好映现了他一生的自身形象和心灵轨迹,寄寓了他对人生的苦苦追求,响彻了浸渍时代音调的悲壮呼喊,具有十分丰厚的美学意义。“鸟”这一意象,是诗人自我形象的化身,是主体道德情操、人格精神的突出体现。


 


发表于光明日报社《考试》高考语文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