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与叹月词

 

苏东坡与咏月词

 

                                                                   山西   胡涛海

 

     

 

    苏轼,其诗词舒荡豪放,影响深远,至今被人们所传颂。苏轼的诗词取材丰富,意蕴独特。与景致,与生活,与情感,与哲理,无不涉及。更有趣的是,苏轼的诗词中对于月亮情有独钟,在三百余首诗词中,写月亮的就有五十多首。其作品多角度、全方位玩味着月亮,变化多端,神妙独到。

 

      月亮,因其盈亏变幻却永恒常在,独冷凄清却又高洁美好,深得苏轼喜爱。苏轼笔下的月亮浸透了独特、丰富、复杂、幽深的人生顿悟和喟叹,真正领略到阴晴圆缺。他在清风皓月中举杯独酌,感悟人生;在暗月孤灯下,神驰心系,惆怅怀人。他怀瑾握瑜,旷达超然,与月光熠熠生辉。残月,冷月,缺月,孤月,圆月,明月,这些月的意象里凝聚着他炽热的感情,豁达的胸襟和睿智的思想。他的高洁情操,只有明月可以朗照,可以寄寓,可以见证!

 

      咏月。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这是作者咏月的杰作,从暮云说起,用笔富于波折。明月先被云遮,一旦暮云收尽,转觉清光更多。句中并无月光如水等字面,而字,清寒二字 ,都深得月光如水的神趣,全是积水空明的感觉。月明星稀,银河也显得非常淡远。银汉无声并不只是简单的写实,它似乎说银河本来应该有声的,但由于遥远,也就无声了,天宇空阔的感觉便由此传出。用玉盘的比喻写出月儿冰清玉洁的美感,暗示它的圆。开篇全是赏心悦目之意,彰显出作者的文学功底。

 

      悲月。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西江月》)。这是被贬黄州的第一个中秋月,月明多被云妨,托染悲剧色彩的明月,明月云遮,形象的诠释出才高见妒,忠而被谤遭遇。酒贱常愁客少寓意着走进了人生孤独的死胡同。中秋谁与共孤光,记录着掉进了仕途的泥潭,在借月排遣内心郁积!古人说他在消极,其实人需要这样消极的打磨、历练、积淀,才能丰富自己的多样人生,谁说这不是一个人积极进取的一种蓄积?

 

     梦月。照野弥弥浅浪,横空暧暧微霄。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破琼瑶。解鞍敧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西江月》)。乌台诗案后,苏轼被贬至黄州。在政治的现实与文学的幻想之间,在超凡的才华与多舛的命运之间,苏轼只能以梦的形式来协和。梦可以让人经历现实中无法经历的事情,但是苏轼没有梦见皇帝的召见,而是梦见了一幅富有诗情画意的月夜人间仙境图,作者以空山明月般澄澈、空灵的心境,描绘出一幅富有诗情画意的月夜人间仙境图,把自己的身心完全融化到大自然中,忘却了世俗的荣辱得失和纷纷扰扰,潜在着一种为当时的人所无法理解的心理隐层。读来回味无穷。

 

      叹月。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卜算子·寂寞沙洲冷》)。人生,命运多桀,顺逆难料。他初到黄州,举目无亲,杜门深居。静夜如此寂寞,又何须漏壶提醒辰次?月儿残缺,何时是清满的佳期?此时月缺花残,潸然泪下,虽贬谪黄州,处境孤寂,我们仿佛能看到寒霜月下于寂寞冷落中,他仍兀傲坚守的身影,月缺而心不缺。在叹月中显现的是高洁自许、不愿随波逐流的心境。

 

      问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此词通篇呼月而问天,追月而质疑,仿佛看到的是一个沉重、迷茫、徘徊的身躯,对月亮,对自己,对人生的苦苦思索着,在月有阴晴圆缺启迪下,那颗烦躁而充满忧郁的心宁静了,释然了。他的这一问,拨动了读者的心弦,他的这一答,解脱了自己,也消弥了世人浑浊的声声叹息。他,脚踩大地,而不染世俗。一个鲜活的、不俗的身影,与月亮一起,永远地光耀着大地,光耀着无数后来人!

 

      祭月。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念奴娇·赤壁怀古》)。面对明月他在感叹,赤壁大战时,周瑜三十几岁,便这样惊天动地,而自己已四十七岁,却被贬黄州!人生的价值就成了一个巨大而沉重的问号,他的答案铿锵有力: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向永恒和洁净的江月表示敬畏和寻求解脱和慰藉。这是对人生的喟叹。放得下,才能拿得起,看得开,才能出得来!这就他的生存智慧,这就是他的达观态度,这就是他的诗意人生。在祭奠江月的境界下,苏轼已经用超然的目光来审视人世的是非、荣辱、兴衰、祸福,把现实人生的挫折、懊丧,引向了高远之处。他的人生呈现出一种豁达通脱、任诞随缘的洒脱。

 

      颂月。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念奴娇·中秋》)其情景与《水调歌头》)皆相仿佛,但意趣已截然不同。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你不再以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之理来排遣人有悲欢离合人之常情,而达到了超然物外、出神入化的精神境界。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其矛盾、徘徊、困惑,不解,倘然无存,苏轼终于由情感而入理智,化悲怨为旷达,境界开阖在此升腾为一股清旷之气,似神仙出世之姿。

 

   月夜空阔阒寂,月无语,月冷艳,月圣洁,月高高地悬着,月远远地美着……静静沐浴在清纯的月色中,我们深深地感叹着他,敬畏着他!他,一生坎坷:一次入狱,两次流放,三次贬谪。仕途遭遇,生活的颠簸流离,给了他太多的无奈、悲哀和空漠,他居然能找到一个别致、独特的出口,从叹月,悲月,梦月,问月,祭月,颂月中一路走来,把一腔情愫竟寄托于明月!他,不学屈原写悲壮,不效陶潜归田园,不妨别人寻恣睢,守的云开见明月,步月淡心,悠然自得,得到的是常态的生活中难以体验的心灵的自由和恬淡,灵魂获得超越。一蓑烟雨任平生,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也无风雨也无晴,举重若轻,大无大有,他终于登上了理想人生的最高境界。

 

 

 

发表于光明日报社《考试》高考语文版

 

《苏东坡与叹月词》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