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带上她的眼睛》编入新版语文教材

刘慈欣《带上她的眼睛》编入新版语文教材

胡涛海

近日,接到山西教育出版社海晓丽编辑的紧急电话通知,安排着手重新编写与人教版中学语文教材配套的《问题解决导学方案》,随后快递送来了即将使用的人教版新版教材,翻看着新版教材的目录,忽然发现,我们阳泉本地作家刘慈欣的《带上她的眼睛》与杨利伟的《太空一日》等新作品编入在七年级下第六单元(探险单元)里。
刘慈欣,我们阳泉市人,1963年6月出生,就读于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后于阳泉娘子关电厂任工程师。九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发表的处女作就是这篇短篇科幻小说《带上她的眼睛》。随后,长期关注科幻并尝试写作。终于成为我国著名科幻小说作家。成为我们阳泉继当代著名编导张继刚、百度总裁李彦宏、央视主持人张蕾之后的享誉国内外的第四大名人。
刘慈欣,近任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和阳泉市作协副主席。2015年8月,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这样的国际大奖。2015年10月,获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文学最高成就奖,并被授予特级华语科幻星云勋章,该等级勋章只有获得国际最高科幻奖项雨果奖和星云奖的作家有资格获取。刘慈欣主要作品有7部长篇小说,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说,18篇短篇小说,以及部分评论文章。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超新星纪元》、《球状闪电》、《三体》三部曲等,中短篇小说《流浪地球》、《乡村教师》、《朝闻道》、《全频带阻塞干扰》等。其中《三体》三部曲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世界科幻推上了新的高度。
他的作品因宏伟大气、想像绚丽而获得广泛赞誉。他想象力丰富,漫无边际,汪洋恣肆,渗透着一股对宇宙的敬畏,以及朴实直率而又尝尽沧桑的感觉。
著名科幻作家、《瞭望东方周刊》副总编韩松这样他的作品:”首先,作为一个读者,我很喜欢看刘慈欣的作品,因为很过瘾。讲的都是些明明白白的故事,说的都是些人话,节奏很紧张,情节很吸引人。想象奇特,漫无边际,汪洋恣肆,像庄子。
《科幻世界》副主编姚海军也说:“刘慈欣用旺盛的精力建成了一个光年尺度上的展览馆,里面藏满了宇宙文明史中科学与技术创造出来的超越常人想象的神迹。进入刘慈欣的世界,你立刻会感受到如粒子风暴般扑面而来的澎湃的激情–对科学,对技术的激情。正是这种激情,使他的世界灿烂银河之心。这激情不仅体现在他建构宏大场景的行为上,也体现在他笔下人物的命运抉择中。那些被宏大世界反衬得孤独而弱小的生命的这种抉择从另一个角度给人震撼!”
《带上她的眼睛》是一次内心独白,是一次心灵解剖,是一次打开心灵眼睛的梦幻。
整篇小说,可以说反应了当代人们人心理上的窘迫和思想上的困乏、封闭。在物质越来越丰富的时代,人们对物质的追求,然而心灵上却产生了危机感。刘慈欣的这部小说,带着读者在烦躁的、压力巨大的工作中,寻找到一片心灵的乐土,纯净的极乐世界。刘慈欣的同行,著名科幻作家韩松如此评价他:“刘慈欣的作品中,渗透了一股对宇宙的敬畏。他写一些技术味道很浓的科幻,但是,后面的东西,骨子里的东西,其实是形而上的。也就是有一种哲学上的意味,宗教上的意味。刘慈欣总是在悲天悯人,而且是一种大悲大悯,像佛陀。”这篇小说,虽然是科幻小说,有世界的构筑,科学的根据,细节的可信,但刘慈欣没有仅仅满足于对技术的描写,而是自始至终都贯穿了对物质文明繁荣下人类心灵的深切思考。从这篇属于未来时代的世界里,能够真实地感受到这个世界的身影。
《带上她的眼睛》是以科幻的形式展现的是对现实和人性的注重,“我”的精神贫乏和“小姑娘”的诗意心灵,“我”的行动的相对自由和“小姑娘”的“永远封闭在地心”,形成两组鲜明的对比,反映了人们心灵的空虚和乏味。文章中充斥着强烈的现实感和社会批判意识,大大提高了科幻小说的文学审美品位。
长久以来,我国的科幻小说都充当着“普及科学知识”的工具,而理工科背景的刘慈欣,从科学的角度审视人文,用人文的形式诠释了科学。可以说,《带上她的眼睛》做到了把“科学技术”和“人文科学”完美的结合。
当然,作者由8000字的原作,压缩成4000余字的课本,重点也移到了突出的是女宇航员的奉献精神,也许为了是突出正能量吧,但仍不失为一篇佳作!
恭喜刘慈欣!
祝愿刘慈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