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笑不得的真假杂志

 


哭笑不得的真假杂志


 


山西省阳泉市城区教研室  胡涛海


 


打开昨天(201077日)的《人民日报》,在9 版“热点解读·调查”栏目里一篇文章映入眼帘,题目是《非法教育类期刊,谁给了滋生土壤》,文章里讲了这样一件事:


近日,四川绵阳某中学的黄老师在上网浏览时无意中发现自己的一篇已发表的文章被一个陌生的杂志转载,而署名却是山东省某中学的一位老师。“这是什么杂志?怎么能这么做?”吃惊之余,黄老师想到了去新闻出版总署的网站上查询该杂志的真伪。当他在搜索栏中键入“中国基础教育研究”的刊名时,原来是假期刊!”


其实,这类假期刊近年泛滥成灾,比比皆是,只不过一般人没有这位老师这么认真,本人有好几篇文章就被冒过,发在《人民教育》上的文章过两天换成“李红林”发在了别的杂志上了,发在《语文教学通讯》上的“演绎教学的“独一无二”,两个月后,题目里加“现代体育”二字堂而皇之的发在2005年的第6期《北京体育》但署名却是浙江省绍兴县漓渚镇中学张海平,文中连小标题也没换一下,让你哭笑不得。


假期刊近年泛滥成灾,人人皆知。办假杂志也不遮掩护盖,网上就公然叫着;受用的教师,也明知假而为之,“废话!真杂志谁能上得了!”;领导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糊弄,本身指标就是领导给的,不能因为一篇论文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人人都知道是假,人人还得作假,因为社会发展到了“作假”的境界上了,作假已经成为教师成长的“一条龙”了,你不假,你傻帽!


不信,请看看201077日,《人民日报》披露的事实:不久前,河北破获了“4·07假冒正规期刊诈骗案”。在这起案件中,5名案犯非法印制《教育评论》、《基础教育》、《现代中小学教育》、《中国教师》、《成人教育》、《教育理论与实践》、《新课程教育》7种期刊共计252500余册,受骗老师达1100余人,涉及27个省(区、市),涉案金额达100多万元。其中,主犯张某在短短两个月内就获利31万元。你看看假杂志效益怎样?


其实仔细想想,教师也有教师的苦楚:要评职称,按照硬件要有正规刊物发表的论文,掏钱在假期刊上发一篇,不然辛辛苦苦一辈子白搭;要评个省能手,要论文,掏钱在假期刊上发一篇,不然自己个性的东西就会埋没;要申报个什么“骨干”“学科带头人”,要论文,掏钱在假期刊上发一篇,借此也提提自己的身价,荣耀荣耀。现在五花八门的需要评的“称号“也多,假杂志市场也繁荣起来,异常火爆,据说还能拉动经济增长几个百分点呢?


其实这类假杂志盛行多年,在假货物泛滥,假数字升官,假话连篇的今天,教育上来点假杂志,也正是与时俱进。平心想想,在这样的“全国山河一片假”的大背景下,确实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我们也不是管理部门,也不担什么监管职责,只是当做笑料,笑笑罢了。


然而有一件让我笑不起来,真杂志作假。


前两年,笔者想拓展一下发表文章的范围,把稿件投到孔子故里的曲阜师范大学主办的一本正规语文杂志,很快就收到了姓桑的一位编辑的电子邮件,大意是按照国际惯例要交多少多少费,真没想到我们历代敬奉的孔子后代搞学术居然也同“国际接轨”了,后来我想是不是文章水平不行,但我投到一国家级杂志上发表了,证明水平尚可。后来网上查到了这家杂志扩展的每月上、中、下三期,网上公开叫嚷收费,很是红火,但学术不是这样研究的,始终嗤之以鼻。


《新课程研究》是不是假杂志?是武汉的一所著名部属师范大学办的,发过我的有分量的论文,但不付稿费,笔者曾厚着脸皮向姓曹的一位主编催要过,但至今杳无音信。我一直把它列在我的成果里,看来还得好好查查,主要是列摆出去让同仁看见笑话!


最近,让我不快的是,我非常敬佩的一家知名语文教学核心期刊,是教育部部属的另一所师范大学主办的。创刊以来近30年,一直订着,笔者在上面发了几篇文章,还被中国人民大学资料中心的《中学语文教与学》影印过,一直引以为自豪。但在向朋友炫耀时,朋友却说:“某某杂志,假的!”还拿来了新出的该期刊,刊号、封面与正版一模一样,就是文章杂七八乱的。我不信,怎么可能?以为是盗版假印的,上网查询,证实在该杂志网站上,确实有办“下旬刊”的信息。后来才知道该期刊已经办了几年“下旬版”,全是收费的,刊号、封面与正版一模一样,“只是运营方式不同”。这分明是著名杂志在自己砸自己的牌子,这年月,别人假冒你,没法,怎么会自己假冒自己?当时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就像积攒多年,好不容易在专卖店买下一件名牌衣服想上档次时,突然发现小摊上全是这样的一文钱不值的垃圾产品一样难受!


这次,我可真的笑不出来了!

《哭笑不得的真假杂志》有29个想法

  1. 《现代语文》《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呵呵,有点让人发笑了。
    以前的《语文天地》也收费了。没办法,杂志社也要吃饭啊。

  2. 读完此文,我的心好沉重好沉重。
    然而在现实中我却常常发现有一部分的人总是在乐此不疲地做着这样的事……我是这样猜测的,也许造假确实能给人带去快乐。
    但我却只能说我从心底里为他们感到可悲!

  3. 我也经常遭遇这样的尴尬,一是已经发表的或者写在博客上的被人抄袭,一是莫名其妙地被一些杂志发表,却不给稿费甚至连样刊也不给,如东北的《中小学心理健康导航》《心育与德育》等,据说该杂志社办了若干杂志,都是这样的!

  4. 胡老师好!
    据我所知,中学语文教学范畴内的核心期刊《中语参》《语文建设》《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仅仅有《中学语文教学》班的正规些——有稿费、不收费、不办收费刊。《中语参》下旬刊、《语文建设》下旬刊、《语通》学术刊等,不仅收费,而且借“核心”之名收高费。曾经“核心”的《语文教学与研究》(湖北)因收费,质量惨不忍睹!我估计,大部分刊物已经堕落为收费!刊物收费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牟取暴利:许多刊物变为收费刊,由双月刊变月刊,有月刊变旬刊;收费刊生意出奇红火——《语通》学术刊2013年年末已编好2014年第4期!
    不可思议的是:新闻出版署为何放纵收费期刊;人大书报资料中心居然转载收费期刊的文章!难道收费发文真的是“国际惯例”?
    相关意思已在博文《投稿遭遇收费刊物》中表达,欢迎浏览交流。博文地址:http://dengmuhui.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91194046.html

  5. 最好到阅览室看近期杂志的邮箱和联系方式,上网搜到的不可靠,好多是骗钱的,过去三两年存的,现在也不一定能用。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