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大智

最近一直听着蒋勋先生的讲座,再一次研读《红楼梦》中的人物。如果你问我最想成为《红楼梦》里的谁? 我的答案可能让你大跌眼镜,我选择是贾母。

为什么呢?

她生在富贵襁褓,嫁到钟鸣鼎食的贾府,历经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盛世。年轻时夫妻情深,老来儿孙绕膝,享尽荣华,在贾府彻底倾覆前以83岁的高寿阖然长逝。

《红楼梦》中还有谁比她的人生更圆满吗?

但她拥有的这一切并不只是因为上天眷顾或福泽深厚——她自有她的情商和手段。

《红楼梦》里她终日率众风花雪月,吃喝玩乐,貌似糊涂无为。其实她一直在冷眼旁观,洞察一切,识大体,顾大局。

贾母生活得富贵精致,住画栋雕梁的正房,有个写尽天下吃食的水牌,转到哪个吃哪个,只喝旧年雨水泡的老君眉,给她捶腿的都是个纱裹的美人儿。

说起风花雪月,吃喝玩乐,贾母无一不会,无一不精! 薛姨妈为首的众人皆说:亏得您领着我们,否则怎解其中妙处!

戏班的女孩子的演习吹打,贾母吩咐铺排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因为借着水音更好听。果然,不一时,只听得箫管悠扬,笙笛并发。正直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使人神怡心旷。

月至中天时贾母道:“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 又说:“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的吹起来就够了。” 待众人饮酒闲话时,猛不防只听那壁厢桂花树下,呜呜咽咽,悠悠扬扬,吹出笛声来。趁着这明月清风,天空地净,真令人烦心顿解,万虑齐除,都肃然危坐,默默相赏。

贾母带刘姥姥游大观园,发现潇湘馆窗纱颜色旧了,让王夫人换上银红色的软烟罗,因“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经是绿的,再拿这个绿纱糊上反不配。”

如烟如雾的银红纱笼着一院子幽幽翠竹……

就问一句,老太太的审美情趣你服不服?

看到薛宝钗蘅芜苑雪洞一般素净,贾母反感,吩咐丫鬟:“把那些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

试想下她装扮的房间,的确是既素雅又不寒酸。

大雪初晴,四面雪景如粉妆银砌,宝琴披着金翠辉煌的凫裘站在山坡之上,远远的等着,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贾母指引大家欣赏这一赏心悦目的美景,又让惜春去画。

她何等懂美,又何等惜美!

如果你认为贾母只懂享受安逸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贾府被抄,满府惊惶时,贾母挺身而出,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一一分配得当,力挽狂澜,稳住大局。

贾政羞惭,心道:老太太实在是真真会理家的人,都是我们这些不长进的闹坏了!

贾母一番教导掷地有声:你们别以为我是享得富贵受不得贫穷的人,不过这几年看你们轰轰烈烈,我落得不管,说说笑笑养身体罢了!

八十多的老太太了,头脑清晰,智慧敏锐,这胸怀,这格局, 这风范, 令人景仰!

贾母在府内一向众星环月,上到贾政贾赦,下到丫环婆子,更勿论王熙凤林黛玉薛宝钗等人,对其皆爱戴拥护,言听计从。

是因为她手握权柄才不得不阿谀奉承? 当然不是,参照反面教材王熙凤——她一样大权在握,却招致下人背后恨毒了她,暗中给她使绊子。

那是因为她心慈仁厚? 当然也不是,请参照性子软的尤氏——治家不严,焦大当着客人的面都能蹦跳着骂主子:爬灰的爬灰!

做到贾母这种境界的,需恩威并施,收放自如,这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论及情商和权谋,她若出手,十个王夫人和王熙凤加起来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

贾母和二儿子贾政住在一起,当家理事的却不是二儿媳王夫人,也不是长孙媳李纨,而是大儿子家的孙媳妇王熙凤,而王熙凤又恰好是王夫人的亲侄女!

光看文字就够绕的吧,那贾母巧妙地在两个儿子之间平衡权力,又维系二者亲密关系的良苦用心你get到了吗?

贾母一向不问家事,但府内出现聚众赌博时她雷霆大怒,关的关,赶的赶,谁的情面都不留,令人刮目相看!

宝玉挨打时,贾政气得眼都红了,下死手打他,王夫人等苦苦哀求也拦不住。

贾母赶来后,一句接一句的质问逼得贾政立马住手,又是赔笑又是长跪认罪!

贾母言语之锋利,可想而知! 平日的乐呵随和,不过是韬光养晦罢了!

贾母不光以“威”压人,适当时候她非常懂得收拢人心,以情动人。

大儿子贾赦一把年纪了,还想讨她的贴身丫鬟鸳鸯做小,鸳鸯誓死不从。她不仅不包庇,反而出面把贾赦和邢夫人骂得狗血淋头,无地自容。

贾府有难,她分配财产,还不忘留下余资散给伺候自己一场的丫头们,难怪她们对贾母都死心塌地,忠心耿耿!

王熙凤放高利贷,为贾府招来大祸,自己私房钱也被一抄而空。贾母得知后不仅不怪她,还特意赶来安慰,把自己好东西拿来给她,让她宽心,还细心到分给平儿一些好让她更尽心伺候。

她并不完全是为了收买人心,天生就宅心仁厚,怜贫恤老。

去清虚观打蘸时,一小道士没见过大场面,乱窜挡道, 王熙凤一个耳刮子就抽上去了! 贾母却说他可怜,让人去哄,还抓把钱赏他。

穷亲戚刘姥姥上门,她亲自接见,言语周到体贴,陪吃陪逛,还送了一大笔银子给她。

有人说贾母虚伪,接济刘姥姥是为了显摆,也为了取笑穷人作乐。

我无语失笑!

请问王石有必要在你面前显摆他的富有吗?你去拜访马云,他带你逛吃逛吃后再赠你一两百万创业,就是为了在你身上刷存在感吗?

拜托,贾母的大家气度和胸襟,岂是我等可擅自揣测的。

由此看来,红楼梦里的贾母,就是武侠世界里的扫地老僧,大智若愚,高手中的高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