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段子集锦(一)



精彩段子集锦(一)

 

 

寒风呼啸的帝都,万千灯火中的一点明亮下,一个孩子正拿着数学作业立于书桌一旁。

孩子,真抱歉,已埋头于书桌前许久的父亲,抹了抹额上渗出的汗珠,现在的题目,比以前真难了不是一点点……

 “爸,你可是北大毕业生啊……

父亲尴尬一笑,笑中有愧。

这时,家中的保姆恰巧经过桌前,一瞥桌前的卷子,顺手抄起一支笔,文字、数字像蝼蚁一般在草稿纸上排起队。

你还是继续去忙你的吧……父亲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脸上带着不屑。保姆不答,面上毫无表情。

须臾,题得解,父亲看着草稿纸上精妙而富有条理的解题,面上满是惊愕,莫……莫非,你老家是山……?

山西。保姆答,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北风像野兽一样继续敲打着窗户。

你当年高考多少分?父亲问,保姆看看父亲:您呢?父亲喝口水:290分,我来自边疆。

保姆默默开始收拾桌子的东西,父亲看着她:你?

保姆回头:我625分。那年高考我差了差了五分!

孩子他妈在门外听得真切。想当年自己400分进北大,多亏有个北京户口,要不然现在可能与保姆互换角色了。暗自庆幸:感谢教育部胜利

北风像野兽一样继续敲打着窗户,咚咚地响着!第二天,保姆带来一个本子,递给孩子:去看吧,也许有用。孩子接过来一看,昨晚的那道题用十八种不同解法,分步骤详细满满写了一本,还有各种扩展的训练题。父亲惊呆了:这是?保姆答:这是我老公写的。我老公山西来的。看,在那边楼下卖烧饼的那个男人就是我老公。

 

 

 

北京考生:老爸,我考了530,比一本分数线高53分,估计能上北大!

儿子真有出息!走,去上海旅游去!


山西考生:爸,我考了530,跟三本线差了20分,我上大专吧?

真没出息,别上了,滚上海打工去吧!


上海考生:爸,我考了530,估计上复旦没问题,干脆送我出国吧?

行,去学个工商管理,正好回来帮我。今年又从山西招了不少农民工,这些人没文化,不管不行。

 

知识分子与文化先觉



 

知识分子与文化先觉

       

       冯骥才

 

当今,文化自觉做为社会发展的必需,已成为人们的共识。

 文化自觉是清醒地认识到文化与文明的意义和必不可少。然而,对于知识界来说,只有自觉还不够,还要有先觉,即文化的先觉;因为知识分子的性质之一就是前瞻性和先觉性。在全社会的文化自觉中,最先自觉的应是知识分子。文化先觉是知识分子的事。

 文化先觉是指知识分子要自觉地站在时代的前沿,关切整个文化的现状、问题与走向,敏锐地觉察到社会进程中崭露出来的富于积极和进步意义的文化潮头,或是负面的倾向。当然,不只是发现它、提出它、判定它;还要推动它或纠正它,一句话——承担它,主动而积极地去引领文化的走向。

 文化先觉首先来自知识分子的文化责任。文化是精神事物,它是亦耶非耶与何去何从,天经地义地要由知识分子所关切所承担。它是知识分子的天职。一个时代如果没有一批富于文化良心、淡薄功利的知识分子,没有他们的瞠目明察、苦苦思辨与敢于作为,这个时代的文化就会陷入混沌与迷茫。就像五四时期那一批优秀的知识分子,给予那个困扰纠结时代的文化注入了进步与光明的力量。

知识分子是个体。个体不一定是孤单和弱势的。当个体真诚地投入时代的大潮中,其判断与作为切中了现实,就一定会得到愈来愈广泛的认同,成为共识,获得支持,从而便不再孤单;只有成为时代文化进步的推动者,才会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与力量。因此说,知识分子要首先成为这种先觉的思想的实践者,在实践中修正自己、判定自己和验证自己;而不是坐而论道,指点江山,与现实风马牛不相及。任何有价值的思想都是大地里开出的花;而任何真正美丽的花除去美丽,还要结成种子,回落在大地里,开放出更加绚烂的花来。因此说,先觉与否要在现实中证实。

 先觉者都应是先行者。

 文化先觉不是一种觉察,而是一种思想。它由广泛的形而下的文化观察与体验中,发现到时代性的新走向新问题,通过形而上的思辨而产生的一种具有思想意义的新认识。

这种先觉不一定都在国家民族文化层面上,也有生活、城市、习俗乃至审美等不同的文化层面与方面。关键是要对它保持锲而不舍地守望与关切。先觉又是一种境界一种状态;这种境界和状态产生于具有高度文化责任和知识精神的知识界。

 当然,文化的先觉还要来自广阔的文化视野。没有对文化的博知与深究,对文化史的学养,对当代世界不同类型国家文化的广泛关照,敏锐、深刻和富于真知的文化先觉缘何产生?在精神领域里,高度不会凭空而起,深度加上广度才会产生高度。

 文化自觉与文化先觉有所不同。文化自觉的要求具有普遍性,而文化先觉——由于它具有发现性、进取性、引领性,它的要求似乎在更高一层;但它又是知识分子所要具备的。它不是某个人一定具备的,却是知识界必需具备的。或者说,知识分子本来就应有这种先觉性。失去这种责任和性质就不再是知识分子,而只是有知识的人

 对于转型期间的当代中国,文化上充满内在的冲突与活力,问题与希望,文化现象无比纷繁,有待我们去思辨与认知。因此说,文化先觉,它既是文化发展的需要,更是知识分子的职责与使命。

“你心中没有别人”



“你心中没有别人”

 

    

    余秋雨在写《追寻德国》那篇文章的时候,为了彻底了解德国,他一个人来到德国,深入体验生活。

    他找了一处出租房子,房东是一位德国老人,和蔼可亲,房子在五楼,余秋雨看了看,感觉还不错,就想和老人签长期租房合约。

    老人笑了笑说:“不,年轻人,你还没有住,不会知道好坏,所以应该先签试住合约,有了切身体验,再定下一步是否长住。”

    余秋雨一听有道理,最后和老人签了5天合约。一切办好之后,余秋雨开始住了,房间很温馨,老人也很信任余秋雨,从不过来检查东西。

    还有,垃圾不用送到下面,放在门口就有清洁工定时取走,楼道都是一尘不染。

    5天到了,余秋雨想和老人谈长租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他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玻璃杯。他很紧张,感觉这个玻璃杯价值不菲,怕因为这个玻璃杯,老人不租给他房子。

    可是当他打电话告诉老人的时候,老人说:“不要紧,你又不是故意的,这个玻璃杯很便宜,明天我再拿来一个。”余秋雨更高兴了,希望老人过来签长期合约,老人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余秋雨也没有闲着,把碎玻璃和其它垃圾扫入垃圾袋里,放在了外面。

    过了不久,老人来了,进屋之后,没等余秋雨说话,老人问:“那玻璃杯碎片呢?”

    余秋雨赶紧说:“我打扫完放在门外了。”

    老人赶紧出去,打开垃圾袋看完之后,脸色阴沉地进了屋,对余秋雨说:“明天你可以搬出去了,我不再租给你房子了。”

    余秋雨感觉不可思议,就问:“是不是因为我打碎你最喜爱的玻璃杯,惹你不高兴了?”

    老人摇了摇手说:“不是,是因为你心中没有别人。”

    余秋雨被说得一头雾水,这时候,就看老人拿了一支笔和一个垃圾袋,同时带上笤帚和镊子,来到外面,把余秋雨装好的垃圾倒出来,重新分类。老人挑得很仔细,过了好久,把所有玻璃杯碎片装入一个垃圾袋里,在上面用笔写上:“里面是玻璃杯碎片,危险!”然后把其它垃圾装入另一垃圾袋里,写上:“安全”。

    我们心里有别人吗?

孩子工作的妇幼保健院新院区


孩子所在的妇幼保健院新院区

北京行政副中心妇幼保健院什么样?见下图。

孩子所在的妇幼保健院新院区

北京行政副中心妇幼保健院,可以说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现代时尚,功能完备,突出人性化设计理念。充分尊重自然环境,建筑形态上采用层叠式的布局形式,各楼层模块中间有相应的绿化中庭,使绿化渗透其中,创造空间丰富、灵活多变的现代医院建筑空间形态。

孩子所在的妇幼保健院新院区

项目占地80亩,总用地面积53429平米,建筑面积123430平米,容积率1.6,绿化率达45%,地下停车位近800个。 

北京行政副中心新妇幼保健院处于全市什么水平?是领先水平。

比如,北京妇幼保健院是国内知名的三级甲等妇产专科医院,医院设有一院两址,总建筑面积67484平方米,设床位660张。

孩子所在的妇幼保健院新院区

比如,首都儿科研究所是新中国第一家儿科医学研究所,占地面积43.15亩,科研医疗建筑面积38074㎡。

孩子所在的妇幼保健院新院区

比如,北京儿童医院是三级甲等综合性儿科医院,总占地面积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编制病床970张,年门诊量337万人次,住院病人7万余人次,手术逾2.2万例。

孩子所在的妇幼保健院新院区

周其仁:犹太人如何培养孩子创新?



周其仁:犹太人如何培养孩子创新?

 

最近,我和三十几位做企业的朋友一起去访问以色列,那是真受到触动。我们通常是白天访问,晚上讨论一下观感。

我问过这么一个问题:在这个号称创新的国度里,我们究竟观察到哪些新东西?

1

国家:把敢于冒险的人聚在一起

现在以色列人口不到
800
万,居然拥有 3.8 万名科学家!它的国土面积,比北京市还小。但你看它高科技部门,贡献了总就业的 10%,经济总量的 50%,以及出口的
50%
。至于研发经费高占GDP 4.2%,更雄踞全球第一。其他如初创企业、风险投资以及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量,则分别名列世界前茅。

最让人刮目相看的,是无论到访哪家科技机构,人家都可以自豪地拿出一张单子告诉你,有多少改变世界的关键技术,是来自以色列研发中心和以色列初创企业!

我就问同行的企业家们,究竟怎么理解创新?

其实,创新是少数人的活动。创新从一个个新想法开始,但新想法总难以在多数人那里获得响应。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一般总是依托传统、远离创新,甚至对立于创新的。这就是创新的困难所在。

那么,在什么条件下,创新才变得强有力?

从经验看,可能是把支撑创新的力量凑到一起,把有想法、愿冒险的人凑到一起,达到一个起码的浓度,恐怕是所有条件中最重要的。

但是,一旦把创新的要素汇集在一起,创造了奇迹,会让其他看来平庸的部门和人口沾光。比如以色列理发师,就比中国理发师赚钱赚得多。他为什么赚得多?

讲到底,是科学研究、科技创新这些活动,有很强的外溢性。

以色列企业家厉害、科学技术专家厉害,但也只是一小部分人厉害。剩下是外溢效果,各个部门包括生产率不高的部门和人,如以色列理发师,也可以分享创新收益的外溢。

其实,人类从来如此。难道我们大家没有享受知识外溢的好处?我们没有享牛顿的福、沾爱因斯坦的光?所有没有直接参加发明创造纺织机、蒸汽机、铁路、飞机、电话、电报直到互联网的人士,其实,多多少少,都沾了瓦特以来创新分子的光。

现在大家都承认犹太人厉害。其实,过去分散在各个地方,哪里看得出犹太人厉害?二战的时候,被纳粹杀了 600 万。

所以,现在回顾当今以色列的成就,最早的起源,可能是犹太复国主义那么一个想法:

把犹太人聚到一块,构成一个国家,有个保护壳;然后让里头最厉害的人,创新出成果,去罩住其他不那么厉害的同胞。在以色列以外的犹太人,也是聚到一起,才有更多的裂变。比如硅谷。

永远只以一面示人。谁说生存竞争容易呢?

2

教育:人们都不同意的事情,做起来反而容易

以色列教育,跟所有其他国家教育、特别是中国教育,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到IDC(一家商学院),正经请了一个高学位的拉比(犹太语智者的意思,多为传教的长老)给我们讲课。

他的题目是:教育怎么塑造了以色列的历史。他用不多的几张PPT,就把问题讲清楚了。

他首先说,所有犹太人,人人从小开始,就要接受两本书的教育:一本是希伯来文的圣经,还有一本叫《塔木德》。

后者是两千年来,世世代代杰出的拉比阐释希伯来圣经的思想集合(共二百五十万字,很厚、很厚一大本羊皮书),里头也记录了大量民间智慧、民间故事。

这位拉比讲,他们犹太人从小就拿这两本书读,要反复读一辈子。他说,所有犹太孩子的妈妈,第一责任就是教育孩子,奶奶也要教育孙子,教育是犹太妇女最重要的天职;从小家庭教育,世代相传。

一岁怎么教育?就是给他讲这两本书里的故事。犹太孩子到五岁,基本把这两本书里的故事都听过了。然后就正式跟拉比学习。

拉比很讲究学习仪式:

第一天上学一定要穿新衣服,让孩子知道学习是开心的事;

对新来的同学,大家要热烈鼓掌欢迎;

第一堂课教孩子些字母,是用蜂蜜写在干净的石板上,孩子念完就可以把那个舔掉,或者给小孩发一块糖,每人吃一颗开始学习——使孩子觉得,学习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情。

拉比接着说,以后犹太人怎么来来回回读这两本书呢?靠讨论式的学习。

两个人看一本书:你说这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是什么意思,互相讨论式。它是有点怀疑论哲学,包括对上帝、对圣经,鼓励学生怀疑它。

犹太人提倡批评式教育,从小就这样。犹太人的教育,不是说拉比讲的就是真理,学生记住会背就行了;而是鼓励挑战、提问题。

还请到以色列第一位得科学类诺贝尔奖的阿龙·切哈诺沃教授来做讲演。他讲,从小他的妈妈就这样教他:

走进一条河,你可以顺水走,也可以逆水走。但是,你要永远逆水走。

这奠定了他一辈子的人生态度。一脉相承,《塔木德》里也有一句话,大意是人们都不同意的事情,做起来反而容易

阿龙还说,每天放学回来,犹太妈妈不会问教了什么、学了什么,更不问考试成绩怎么样。她就问:

今天你问了什么问题吗?你问了有意思的问题吗?

我觉得,这是人家的宝贝。实际上,教育要开发智力,提倡好奇、把问题看得比答案还重要。这是以色列人思维真正厉害的地方。

犹太人永远相信:土地会被夺走,财富会被拿走,但知识拿不走(从小就教育孩子这个道理)

所以,以色列人最相信,就是人力资本。这个人力资本理论,终于在以色列找到了一个最彻底的应验场所。

3

军队:为什么是你领导我?为什么不是我领导你?

开始我觉得,以色列周边强敌环伺,保家卫国是第一优先,而军队靠纪律、以服从命令为主导,应该不容易形成鼓励创新的文化吧?最后找到了答案。

第一,以色列全民皆兵,国家财力很大程度资助军队的研发系统,财力充分保证。因为以色列如果没有高科技,它是没法在残酷的环境里头生存的。

第二,军队研发系统全是最好的教授领导。以色列四所顶尖的大学和研究所,都由一流教授主持军事科研。

第三,所有以色列高中生必须当兵,挑当中最优秀的人进军队研发系统。一流的青年学生感觉最光荣的,不是入美国哈佛、耶鲁名校,而是被挑进以色列情报部门或军队科研局。

第四,以色列是靠民兵打出来的天下,所以正规军队的等级制还不那么强,穿着军装的研发人员一般没大没小的,第一线的人有很大的发言权;包括立题,到底干什么谁说了算?不完全是自上而下,也鼓励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

第五,当兵三年退役后,以色列还有预备役制——每年要有一个月重回部队去——这把等级制更加打乱了:你在公司是个老总、在政府你是个局长,但你回到预备役部队,遇到的领导,可能就是你原来的下属。这也有利于他们之间激发创新思维,没有被等级约束的桎梏。

创新,就要这样的环境。

据说,硅谷的美国科技巨头们,对下属的以色列研发中心的犹太同事们,真是又爱又恨。

这帮家伙出活,但可不容易领导,因为常常爱问他们的上司:为什么是你领导我?为什么不是我领导你?

有人问:他们的头头不反感吗?答案是:出活啊。最后会出创新成果,你认不认?

其实,这也是创新的必备条件之一。

所以,我们别以为,仅仅是犹太人的聪明才智起作用。不完全是。更重要的是,有没有鼓励人们发挥聪明才智的氛围和环境?

如果这个没有,聪明才智向别的方向用,创新就难了。

 

 

本文整理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周其仁 教授在十三五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座谈会上的演讲。

 

我们的语文教育很虚伪

 

我们的语文教育很虚伪


莫言

  我是一个没有受过完整的学校教育的人。文化大革命时,因为家庭出身中农,也由于我敢于跟那些当了红卫兵头子的老师对抗,所以,小学还没毕业就被赶出了校门。后来到了部队,发表了一些文学作品后,才考进一所部队艺术院校学习。我没有进过一天中学课堂,对现在的中学语文教育,基本上不了解。

  我有一个正在读中学的女儿,她经常来问我一些语文方面的问题。她可能以为当了作家的父亲解答几个中学语文方面的问题不成问题,但面对着她的问题,我从来没给过她一个肯定的回答。我总是含含糊糊地谈谈我的看法,然后要她去问老师并且一定要以老师的说法为准。我的不自信是因为我没按部就班地念中学,骨子里深藏着自卑。但读了那些受过完整教育、甚至正在教语文的人写的文章,才知道他们的境遇与我差不多,心里多多少少地得了一点安慰。

  认真地读了那些讨论文章,又粗粗地翻看了女儿的语文课本,我感到,我们现在的语文教育,从教材的选定到教学的目的,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完整、自满自足的体系,要彻底改变是不可能的。有的文章,对我们几十年基本不变的教材提出批评,其实,教材仅仅是教育目的的产物,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教育目的,就有什么样的教材。文化大革命前,我们的教育目的是要培养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文化大革命后,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和发展,换了一些提法,但骨子里还是老一套。而教育目的,不是几个编审教材的书生能够决定的。

  我看到了那个编教材的人吞吞吐吐地发言,知道他们有难言之隐。正因为国家的教育目的带有如此强烈的政治色彩,所以也就只能编出这样的教材。就是这样的教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还给彻底地否定了,因为它还不够,还不够无产阶级,那就只学《毛主席语录 》。我在小学学习五年,有两年就是把一本大开本的《 毛主席语录 》当了语文教材。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又把文化大革命前的教材当成了好东西,几乎全盘恢复。其实,文化大革命并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建国以来共产党所犯错误长期积累后的必然爆发。共产党文革前所犯的错误,在我们的语文教材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鲁迅先生通过阿Q揭示了部分国民性, 鲁迅 先生还用他那些匕首般的杂文,揭示了中国人的虚伪。这是更为普遍的国民性。因为虚伪,我们口是心非;因为虚伪,我们亦人亦鬼;因为虚伪,我们明明爱美人,却把美人说成是洪水猛兽。更为可怕的是,长期的虚伪,形成了习惯,使我们把虚伪当成了诚实。我们明明满口谎言,却并不因为说谎而产生一点羞赧之心。这就来了,明明我的儿女公费留学后全都不回来了,我还是理直气壮地批评那些不回来的留学生;明明我的儿女在国外过着好日子,我却义正辞严地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性。明明我们知道教材里许多文章是假话空话,连文章的作者自己也不相信,但我们还是逼着孩子们当成真理来学习。明明我们每个人都有那种病态资产阶级感情,但我们却硬要消灭学生头脑中的这种感情。我们教材中的有些文章作者明明是表达了自己的资产阶级感情,我们却硬要给人家进行无产阶级的解释。

  问题还是回到我们的教育目的上来吧,我们的语文教育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并不是要学生能够用独具特色的语言来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允许摹仿着教材上的光辉样板抒发无产阶级感情);我们要培养的是思想健康的接班人,并不需要感情细腻的小资产阶级;我们恨不得让后代都像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乖孩子,决不希望培养出在思想上敢于标新立异的异类。国家鼓励人们在自然科学领域标新立异、发明创造,但似乎并不鼓励人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标新立异,更不希望你发明创造。 尽管国家有宗教政策,允许人们不相信马克思主义而相信基督教、伊斯兰教或是佛教,但在我们的学校里则决不允许有任何非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存在。由此决定了我们的教材必然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由此决定了我们要通过语文教育达到政治教育的目的。于是,语文就变成了政治的工具;于是,我们的孩子们的作文,也就必然地成为鹦鹉学舌,千篇一律,抒发着同样的感情,编造着同样的故事。

  我读过我女儿的从小学到高中的应试作文,几乎看不出什么变化。倒是她遵照她的中学老师的嘱咐写的那些对她的考试毫无用处的随笔和日记,才多少显示出了一些文学的才华与作为一个青春少女的真实感情。可见孩子们也知道,写给党和国家看的文章,必须说假话,抒假情,否则你就别想上大学。如果我们的这种教育方法真能把我们的后代培养成除了相信马克思主义之外什么都不相信的红色接班人,那就这样搞下去吧!

  但事实恰恰相反,孩子们在上学期间就看出了教育的虚伪,就被训练出了不说人话的本领,更不必说离开学校进入复杂的社会之后。

  仔细一想,我们的孩子用两种笔调写文章的现象,在某种意义上是继承了传统。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那些学子们,用一种笔调写应试的八股文,用另一种笔调填词赋诗写小说。做八股文是正业,关系到个人前程;填词赋诗写小说是副业,是野狐禅。

  我们的孩子,一旦考上大学之后,大概再也不会用那种笔调写那种应试文章,就像用一块砖头敲门,门敲开了,砖头肯定要扔掉。90年代的语文教育,实在不应该为了帮学生雕琢一块砖头费这样大的力气。 这就让人想起了高考。即便有朝一日高考与中考进行了革命性的改革,语文教材也编订得让人满意,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就必然地提高了文学素养、并由此进而提高了人的素质了呢?我想也未必。

  这未必的原因就是虽然我们有了好的教材、有了好的考试方法,但我们未必有那么多好的、起码是合格的语文
老师。好的老师,能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让学生学到许多课本上没有的东西。好的老师哪里来?当然主要是通过师范学校的培养。城市的情况我不甚了解,仅就我所接触的农村而言,其实真正优秀的学生是不报师范的。即便是师范毕业的优秀学生,也并不一定去当老师。必须承认在我们的社会中,最上等的职业还是当官,当官的工资尽管不比教师高,但人们都知道,大多数当官的并不靠工资吃饭。他们合法地享受着最好的东西,他们即便不贪污不受贿也可以活得比老百姓好得多。无论什么人下了岗,当官的也不会下岗。常常听说某地拖欠教师的工资,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地方拖欠了书记或是县长的工资。一个中学教师被任命为哪怕是穷乡的乡长,都要摆酒宴庆贺;但如果让一个乡长去当中学教师,他很可能要上吊。

  当然,真正优秀的人也未必当得上官。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就很难保证教师队伍的质量。有了好的教材,没有好的老师,恐怕也无济于事。所以,我想我们的语文教育改革,实际上牵扯到方方面面。什么时候当官的都想当教师了,别说语文教育中存在的这点问题,再大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我认为,语文水平的提高,大量阅读非常重要。在目前教育经费普遍不足的情况下,让学校拿出大量的钱来购买图书很不现实,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文革前那样,把语文教材分成《汉语》和《文学》两本教材呢?

  我幼时失学在家,反复阅读家兄用过的《文学》课本,感到受益很大。我最初的文学兴趣和文学素养,就是那几本《文学》课本培养起来的。另外,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让中学生掌握那么多语法和逻辑之类的知识,这些知识完全可以放到大学中文系里学。我感到,一个人如果不能在青少年时期获得一种对语言的感觉,只怕一辈子都很难写出漂亮的文章。至于语法逻辑之类,八十岁也可以学得会,而且很可能因为有了多年的使用语言的实践,学起来会事半功倍。让孩子们像拌黄瓜菜一样去学那些枯燥的逻辑、语法,毫无疑问是一桩苦差事,我们完全可以把语文课教学搞得妙趣盎然。

  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人,一辈子也用不到自己的母语的语法,一个基本上不懂语法的人,完全可以正确地使用母语说话和写作。既然我们提倡学以致用,何必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学那些对大多数人无用的东西呢?如果我们的中学语文教育能进行这样的改革,我们的大学中文系就多了一条存在的理由。大学中文系培养的就是精通汉语语法和逻辑的专门家,他们研究汉语的发展与历史,他们毕业后可以教中国人学汉语,也可以教外国人学汉语。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篇文章,小学生在学,中学生也学,大学生也在学。我想,如果把语文比喻成一台钢琴,那么,的确需要一些人学设计、学修理,而绝大多数的人,只要学会演奏就行了。肖邦未必能修理钢琴,沈从文未必能写出一本语法方面的书,而写了很多语法书的吕叔湘,好像也没能写出一部很好的小说。

以多维的视角透视事物


 

 以多维的视角透视事物



完全不同的角度和层面,可能会产生完全不同的认知,人们的争论常常由此产生。

其实世间的事,多半没有绝对的是非曲直,正义里面常见邪恶,善良背后可能暗含自私,卑劣底下或许隐匿着高尚。

上有个流传很广的段子,说的是,有三种鱼很令人感动。一种是大马哈鱼,说此鱼产完卵后,就守在一边,孵化出来的小鱼还不能觅食,只能靠吃母亲的肉长大,母大马哈鱼忍着剧痛,任凭撕咬,小鱼长大了,母鱼却只剩下一堆骸骨,无声地诠释着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爱;第二种是微山湖的乌鳢,说此鱼产子后便双目失明,无法觅食,只能忍饥挨饿,孵化出来的千百条小鱼天生灵性,不忍母亲饿死,便一条一条地主动游到母鱼嘴里供其充饥,母鱼活过来了,子女的存活量却不到总数的十分之一,它们大多为母亲献出了自己年幼的生命。

第三种就不说了。这前两种,前者被评为母爱之鱼,后者被评为孝子之鱼,赢得掌声一片。

这段子的真实性存疑,姑且认为真有那么回事儿吧。乍一听挺动人,转念一想呢,又好像哪里不对。

你说大马哈鱼伟大,但那小鱼为了自己存活去撕咬母亲的肉,吃得母亲只剩一堆骸骨,简直令人发指。乌鳢也一样,生了孩子却把它们绝大部分都吃掉,也是无情中的无情。歌颂这样的鱼,简直是助纣为虐。

但换个角度再想,母大马哈鱼可以逃命却不逃,心甘情愿以身饲子,说明它有它的图求——也许对它来说,将基因流传下去,绵延万代,比自己活着更重要。而小鱼遵循母亲的选择,帮它实现了愿望,就算吃了母亲的肉,也不算罪大恶极。

再换个角度,乌鳢幼鱼自发游到母亲嘴里,我们可以主观认为那是天生的灵性,但客观点想,这更应该是一种生命的本能,不管是为了饲养母亲,还是本想觅食却误入母腹,都完全是受本能驱使,不太可能怀有那种母亲生我不易,我虽幼小,也要以命报答的高尚情操。

所以伟大还是残忍,选择还是本能,要看你站在哪个角度解读。

世间事大抵如此吧。从正面看或许伟大,转到反面,就发现了残忍,再跑到里面,才知道谈不上伟大或残忍,无非都是本能的选择。

世界是360度的,也是有无数层面的,大多数时候,真相会有许多个。只是我们的眼界和心力有限,都只能以自己狭小的角度和视野,做出狭小的判别,看到一个真相,就以为知道了全部,于是便有了层出不穷的误解、错判、偏激、极端……而依照这样的见解行事,太容易带来不合心意的坏结果。

学会以多维的视角看世界,聪明人会懂得多转一些角度,多剖开一些层面,去寻求更多真相。而有大智慧的人,则会在看到了大多数真相后,选择那个让自己安宁快乐地去相信。


突来的灾难

突来的意外,左脚粉碎性骨折。手术,缝合,换药,拆线,缠磨数月。石膏,绷带,双拐,轮椅,陪伴左右,折腾百日。近日,恢复性训练。走一段,仍一瘸一拐,坐下来,歇一歇。自言自语一番……

自己的耳朵,听到自己的嘴说出的话,自己的脑子发现有点意思。

记录下来,存在博客,给自己人生留点印迹。

   生 活 

     胡涛海

走着,

走着,

又瘸了……

 

坐着,

坐着,

又腻了……

 

活着,

活着,

又蔫了……

 

想着,

想着,

又笑了……

 

近日生活写影,

整个人生缩照?

“呵”“呵”,

又笑了……

       

 

鲁迅,真不该再让他孤独


 


 


鲁迅,真不该再让他孤独


 


 


鲁迅先生已孤独了好大阵了!我们不应该再让他孤独,真的!


今天许多人对鲁迅的了解,大不过道听途说的那几句话,旋即就淹没在各种新说旧说之中,间或看到几篇谈鲁迅的文章,又大都是50年代的胡风分子右派写的。年轻一代则多以为自己已超越了鲁迅老远,用不着再来捡这出不了风头的老话题了。不过,鲁迅之所以被人们忽视的更深刻的原因,还在于他的思想颇不合国民的口味。博尔赫斯曾经说过,一个民族的精神的代表人物,往往是与这个民族大多数人的精神状况背道而驰的,如莎士比亚就与英国人优雅的绅士派头相去甚远,塞万提斯无情嘲弄的正是西班牙传统的骑士精神。如果他对鲁迅有所了解,他一定会说,鲁迅也正是以他独立的人格抗拒整个国民的劣根性,而成为了民族魂


而这也就注定了鲁迅的孤独了。这种孤独不仅表现在没有多少人理解鲁迅方面,而且还表现在不论什么人都认为自己可以大谈一通鲁迅方面。平心而论,鲁迅在现代文学的作家中,至今还是最受关注的一位。而且,在鲁迅生前和死后,海内外对鲁迅的高度评价一直都没有中断过,甚至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鲁迅的书也不在被禁之列,相反还被利用来整倒一些人。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对鲁迅的不感兴趣,未必不是出于一种逆反心理。但这些其实都与鲁迅毫不相干。他自己历来都认为,自己的书被后人高度评价并不是一件好事,这只说明国家、民族的不幸,也说明自己白费了力气。他盼望自己的书真正被人遗忘的一天早日到来。


于是,事情便成了这样:无论我们今天是冷落鲁迅,还是抬高鲁迅,我们始终都不能进入鲁迅。鲁迅是孤独的,大众无法和他打交道(于是冷落他),他也无法和大众打交道(于是抬高他)。孤独的鲁迅只和孤独的读者打交道。要了解这一点,必须了解鲁迅的思想与任何其他思想家都不同的特殊之处。


鲁迅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思想中那种深深的忏悔精神,那种极为敏锐的自我批判精神。人们都知道,鲁迅是五四激进的反传统主义的急先锋;但很少人指出,他的这种反传统首先是针对自己,是对自己身上传统毒素的无情的自我拷问。他说: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我觉得古人写在书上的可恶思想,我的心里也常有……我常常诅咒我的这思想,也希望不再见于后来的青年。在《狂人日记》中,他在批判了中国传统四千年吃人的历史之后,笔锋一转,指向了自己: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知道,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这种忏悔,涉及到人性的根,类似于希腊神话中俄狄浦斯的忏悔,即对自己无意中犯罪(杀父娶母)的忏悔。


鲁迅推崇魔性,是着眼于其独立个性及叛逆精神,要张个性而排众数,在这方面,尼采、拜伦、雪莱、弥尔顿等人是其精神楷模。中国古代也有屈狷、庄狂、济癫、八怪,但只是外部现象上的一种乖戾之气,而在内心生活上,他们所追求的无非是逍遥自在、率性自得的平和旷达之境,就是死,也觉得自己是出于污泥而不染质本洁来还洁去九死而未悔,而缺乏性格内在的魔性力量。鲁迅不是这种消极无为的态度,他向往着真的猛士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正视一切重叠淤积的凝血,深知一切已死、方生、将生和未生。他看透了造化的把戏,他要起来使人类苏生,或者使人类灭尽,这些造物主的良民们。(《淡淡的血痕中》)为此,他提倡绝望的抗战,在绝望中奋起,相信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他认为只有这样,人类才或许可以得救,当然也可能灭亡,但却保持着人的尊严。人心的火焰不应当成为供人玩赏的、玲珑剔透的小摆设,与其不死不活地冻僵在那里,还不如尽其火焰的本性而烧完(《死火》)。


许多人抱怨鲁迅太尖刻、太偏激,对什么人都无情攻击,有怪癖。这正说明这些人的懒惰和麻木,他们正是合适的抨击对象。鲁迅的似乎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决非泄私愤,而是要这些人站起来,要他们自我反省,成为有自我意识和独立意识的人。他自己在对自己的深深忏悔中揭示了整个民族普遍的病根,见到那些不知忏悔的人(他的论敌),就忍不住要刺他一下,使他自觉,要他一起来打破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欺,这几乎成了鲁迅一项欲罢不能的使命。所以他后期的杂文热衷于打笔战,为一些速朽的事投入不相称的精力,耗尽了自己的生命,得罪了不少人。他在死之前还声明: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这点最明显地表现在人们对待《阿Q正传》的态度上。鲁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批判阿Q也是批判自己,是批判我们大家,希望大家都对自己多多地反省。但许多人一开始疑心是专对自己而来的;后来排除了自己,又疑心是对某某人而来的;最后弄明白了,是批判国民性,却又怪他以偏概全,把未庄的一个贫苦农民当作全中国人民的代表;在最好的情况下,人们也把鲁迅本人排除在外,然后责备他太刻薄、不厚道。中国人不能接受这种爱人类的方式,以为是侮辱,就因为人们总是把自己看得太好,他们绝对想象不出一个人可以像鲁迅这样自己挖苦自己,只能把他的血与泪的忏悔解释为恶意伤人。


鲁迅对传统文化的批判不仅是最激烈的,也是最实在、最致命的。他把传统文化归结为吃人二字,并劝青年不要读太多的中国书、多读外国书,这很为现在一些研究国学的人不平,他们为此给鲁迅扣上了民族虚无主义的大帽子。但他们似乎有意无意地忽略了,鲁迅只是建议青年不要读太多中国书,而要先接触些外国的眼光和方法,才具有抗拒传统毒素的免疫力。鲁迅自己也研究传统,但他仍认为他对青年的建议乃是用许多苦痛换来的真话,决不是聊且快意,或什么玩笑,愤激之辞(《写在〈坟〉后面》);他也对魏晋文章、女吊和民间复仇故事(眉间尺等)感兴趣,但归根结底认为这些研究都是些无聊和无可奈何的事,因为传统中的这些反正统因素毕竟带有传统的局限,而这只有从外国书的眼光才能看得出来。


鲁迅对整个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概括也令传统文化的鼓吹者大为不满,他概括为两个不断交替循环的时代:1.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2.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但不满归不满,却只见人们摇头,不见有人去和他论理较真,因为若较起真来,恐怕还得承认他说得不无道理。他对中国传统文人的攻击也是不遗余力的,曾指出他们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只要我们认同他的从现实出发的立场,就可见出他的这些话从根本上来说毕竟是深刻的。他的原则是:要我们保存国粹,也须国粹能保存我们。


我们只要看看鲁迅的《坟》、《热风》中的文章,几乎全是针对今天的国学热和保守主义思潮的,就可见出历史的确没有走多远。鲁迅当时所批驳的爱国论的五大论点至今还在流行着,它们是:1.中国地大物博,开化最早,道德天下第一;2.外国物质文明,中国精神文明;3.外国的好东西,中国古已有之;4.外国也有叫花子、臭虫等等;5.中国就是野蛮得好。鲁迅指出,前面几条都不值一驳,唯有最后这条最令人寒心,因为它说得更实在。承认中国野蛮的事实,却仍然说,这是《水浒》中牛二的态度。这种态度我们今天在各种寻根回归和展示中国野蛮风俗的好处美点的文学作品中,看得更加分明。我们怎能说鲁迅已经过时了呢?


但国人的无是非心,于今尤甚。看来,鲁迅是注定还要孤独到21世纪的了。


 


根据网络资料编写


 


 


 



见“屋”如见人

见“屋”如见人

胡涛海

孩子上班已经满8个月了,按照规定已经转正两个月有余了。据央视报道,近日北京市评选出了最优医院,她们保健院被评为“妇幼”专科类第二名。今天孩子微信告诉我,明天电视台要去她们的门诊科室做新闻专访。内部已通知,要求衣貌整洁,化淡妆,落落大方。她忙她的吧!先留存几张她门诊科室的近照。见“屋”如见人嘛!

见“屋”开心

远在千山外,

工作谁敢怠?

人去忙碌着,

见屋也心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