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晓波:黛玉是个好老师(一)

黛玉是个好老师!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李零说:“一个好老师,口才当然重要,但基础的基础是肚里有货。培养学者,尤其如此。他是首先是个合格的学者。学而不厌,才能诲人不倦。不学无术,何以为师?”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过去教育界有个流行的说法:“教师要有一桶水,才能教给学生一碗水。”与李教授说法乃一个意思,都是强调老师要具有丰富的知识储备与很高的职业能力,才能在三尺讲台自由挥洒妙语连珠,令学生如坐春风脑洞大开。

作诗一窍不通的香菱求教于黛玉,黛玉直言:“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为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类似的开场白似曾相识,哦,梁实秋写的《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也如是描述。“……他的极简短的开场白,一共只有两句,头一句是:‘启超没有什么学问’——眼睛向上一翻,轻轻点一下头:‘可是也有一点喽!’这样谦逊同时又这样自负的话是很难得听到的。”古人有句话:“学问深时意气平”。意思是说,越是有学问的人越谦虚。这话说得不够准确,常常是越有学问的人越自负,那自负是骨子里的东西,而谦虚就如一层薄薄的云,永远挡不住自负阳光尖锐的穿透力。用今天的话形容黛玉即具有“文化自信”,她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教香菱作诗,“教得起”三个字是最好的诠释。孟子说“人之大患在好为人师。”我倒是觉得教师本人之“大患”恰在不“好为人师”,自己如果对自己的“文化”都没有自信,如何能教好学生呢?

黛玉教诗,如此自信,首先她就肚里有货。这肚子里的货,来源于坚持不懈地读书。黛玉酷爱读书。老曹写黛玉回扬州探望重病的父亲,待老父入土,黛玉归来,没有写她带了许多衣服,也没有写她带了许多包包,更没有写她带了许多化妆品,只写她“又带了许多书籍回来”。村妇刘姥姥游大观园,来到黛玉居住的潇湘馆,“见窗下案上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摞着满满的书”,就推测这必定是少爷的书房。知道实情后,刘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这那像个小姐的绣房,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黛玉不做淑女要做书女。黛玉指导香菱阅读王维、杜甫、李白的诗差不多四五百首,而且,她还将王维的五言律诗借与香菱,并且还划出重点,叮嘱其“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有一首念一首。”单看看这个书单,就知道黛玉的阅读量就挺大的,熟读的唐诗何止三百首呢。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大大低估了大观园里小姐们的阅读量了。简单说吧,黛玉的阅读量和读书见识,远超过我们的想像。只是大多数时候,人家不显摆而已。

黛玉教诗,如此自信,因为她能诗善写。我曾写一文曰《下水作文就是最好的作文教学法》,自己就不会作诗,焉何能教人作诗呢?事实上,一辈子没写过一篇文章却教了一辈子作文的老师海了去了。黛玉自个儿就是个合格的诗人。她“下水”畅游,自如惬意,各种泳姿运用熟练。在元妃省亲的重大庆典上,黛玉按规定“胡乱”作了一首颂圣的应景诗,元妃读完也眼前一亮,直夸为“与众不同”,认为“非愚妹妹可同列者”。而且,她低头一想,顺便替宝玉吟成一律,被宝玉认为比自己绞尽脑汁想的三首要“高过十倍”。当宝玉、宝钗、探春各自悄然思索,忙着作诗之际,黛玉却“或抚弄梧桐,或看秋色,或又和丫环们嘲笑。”等别人都做完,李纨也评完之时。黛玉道:“你们都有了?”说着,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真是倚马可待,脱手弹丸。她的菊花诗独占鳌头,她的代表作《葬花吟》《桃花行》情景交融,韵味无穷。端的是会家不忙,忙家不会。

阳泉有句俗话,叫“茶壶里煮扁食,肚里有货倒不出来”。黛玉亦善教,即自个儿肚里的货能自如地倒出来。教书这工作也不要太刻苦要求自己,这确实和生孩子一样,肚子里要是有要表达的东西,猫三狗四人十月,一直挺着,到时候自然就出来了;用不着学习这样的教法,照搬那样的模式,还要弄“创新思维”,搞“高效课堂”;甚至还闹腾地要“翻转课堂”,让学生来教你。你好意思每个月拿国家那几千块大洋啊!平地走路都气喘,总嚷嚷着要登珠穆朗玛峰。自己肚子里有货,教起来就很自然,讲出来的东西就仿佛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别人一听就知道是谁家的。老师不怕衣衫破,就怕肚里没有货。肚里没货,就像一只没有装东西的空口袋一样,自己很难立得住,更别说讲课时化难为易,深入浅出了。你看黛玉,把原本看似很神秘高妙的东西轻而易举地拆解,深入浅出地讲解出来:作律诗这种烦难的事,她用常见的对联打比方,一下子就讲透了。

“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黛玉教诗,一语道破诗的本质,直击学科核心知识点,厉害了,林老师!可见黛玉这种感悟背后,下了多少读诗的功夫呢!我们听过许多老师解读文本,深入深出,死板硬套,绕了半天,说的都是无比正确的废话,那道理都没有人间烟火气味,缺少切身体验。真正的理解是什么样子呢?就是黛玉这样的深入浅出。好老师的标准之一,就是能将抽象的理论转化为自己通俗的话语。譬如,当年某老师给一糊涂小学生解释什么是“伟大”,曰伟大就是崇高卓越,或曰伟大就是雄伟宏大,或曰伟大就是超出寻常……说了半天学生也不得要领,云山雾罩。老师烦了,生气地说:“伟大就是特别牛逼,明白了吧!”有时候老师玩一些有些漂亮的理论花招,来显出自己的深刻,还不如老老实实给出“要领”,是真佛只说家常话。不过,只有真正理解了,才能用“家常话”精准概括出来;否则,只能是食古不化,鹦鹉学舌,转化不成自己的话语。大道至简,知易行难。

这些年,我们教育界的领导与专家,特别热衷于摆弄一些新鲜的术语,玩一些漂亮的理论花招,把自个儿弄得挺高深莫测的,其实,就好像把酒精叫成乙醇,把盐叫成氯化钠一样。有些理论说穿了就是孔已己的“茴香豆”的几种写法而已。这也使得不少缺少定力的老师讲课,总要生拉硬扯地讲些人文性、自主探究、创造性思维、三维目标……等新名词。用佛家的话形容,这是还没有破除名相,学力不逮的表现,还没有能力消化成为常识化的问题意识。其实,当我们把什么学问理解到它是很简单朴素的时候,才真正得到其中的三昧;如果还感到它深不可测,那是我们还没有掌握到它的精髓。黛玉深谙教学三味,相机诱导,适时点拨,寥寥几句,浅显易懂,便将作诗基本方法概括出来,但她很低调,没有给自己的教学法命名为“五步精准点穴大法”,然后以某某教派之教主身份,在大观园众姐妹中积极推广。

黛玉教诗,循循善诱。她先指导香菱说:作诗“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黛玉这句话给香菱先解除思想负担:极大地鼓舞了香菱的信心,让初学者觉得作诗并非难事,就那么点道理,自己完全可以作诗。而后进一步指出:“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让香菱恍悟:“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作诗究其实是语言的艺术,来来回回就这些字,关键是怎样搭配组合,不是鲍鱼、鱼翅、海参、燕窝都放在锅里炖,就成了八珍玉食;不是人参、鹿茸、虎骨、狗鞭都搁在一块,就能够包治百病。瞅一眼如今高考的满分作文,不少作文就是把所有花里胡哨的艳词一起放在锅里乱炖,还有评卷老师还赞曰“真香!”。而后黛玉再进一步指出:“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第一立意要紧”是抓住了写诗的要紧处了。写诗先必立意,即意在笔先。这是古人作诗时的经验之谈。

有首古诗曰:“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用来形容黛玉的教学挺恰当,黛玉这样的教学法,不仅表现出她深厚的文学功底和专业水准,也能体现她的教学思想。她指导香菱,你不要以为知道起承转合平仄虚实,作诗就不难了,还有词句新奇拦着呢!你不要以为有了新奇词句,作诗就成功了,还有立意拦着呢!黛玉由浅而深,从易到难,点其要害,拨其迷障,巧施点拨,循序渐进,使香菱豁然开朗,渐入堂奥;而不是把所有的东西不分主次轻重一股脑儿塞给香菱。行笔至此,黛玉这种教学法,令我突然联想到《老残游记》写王小玉演唱:“恍如由傲来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来峰削壁干仞,以为上与天通;及至翻到傲来峰顶,才见扇子崖更在傲来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见南天门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险,愈险愈奇。”

黛玉很年轻就很像名师,一出道就像!俗话说“医怕年轻妓怕老”。教师亦如医生,过去尊重老先生,把孩子送到学校,看到一个两鬓斑白,三绺银须的老教师,就比较放心。如果像黛玉这般年轻,这般漂亮的女老师,没准儿家长就有些提心吊胆了。各类研讨会开多了,见到的名师似乎皆童颜鹤发,仙风道骨,一坐在主席台上,就觉得五彩缤纷,霞光万道,让人顿生高山仰止,顶礼膜拜之心。其实,学问与职务没有必然关系,学问与性别也没有必然关系,学问更不会与年龄同步生长。两鬓斑白乃年龄之标志,而非学问之标志;三绺银须乃性别之特征,而非智慧之象征。韩愈老师说过,无论男女,无论少长,谁肚里货多,谁才称得起老师。故而,学问只与肚里有货没货有关系。品德可以装,装一学年都没关系。但学问不能装,只要你开口讲课,45分钟都装不下去;才华不能装,只要你动笔作文,800字内就打回原形。故而,黛玉一出道就像名师,听她的课,读她的诗,更确信了:名副其实的名师!

归隐深秋(四)

归隐深秋(四)

风卷俗世一粒沙,

落地何处都是家。

茶爽醉人莫念酒,

书香诱客不必花。

mmexport1539303288425

mmexport1539509420230

 

归隐深秋(三)

秋,绮春园一游,浮想翩翩,记之。

秋游绮春园

浮生几度有几秋,

一湖波漾绮春休。

常叹尘世香消殒,

唯见柳枝水畔舞。

mmexport1539510106711

mmexport1539510100328

mmexport1539510093224

mmexport1539510113834

 

 

归隐深秋(二)

佳节,到正建的花卉湿地公园散步,甚好。

秋风习习陪斜阳,

黄叶金枝入荷塘。

晚来游人消渐去,

闲客漫步享秋凉。

Screenshot_20181008-164447

 

归隐深秋(一)

归隐新城小区院,

清晨漫步晚遛弯。

陶醉深秋蕴诗意,

不再谋篇换酒钱。

Screenshot_20181008-165023

 

游园随感

蔚蓝穹空追梦影,

碧水泛绿静流深。

双眸聚焦景中画,

两耳凝注天籁音。

尘间韵律是冷暖,

俗世轮回为秋春。

浮云过眼任性飘,

淡然随缘无古今。

 

发朋友圈截图

Screenshot_20180924-182611

茶,妙明禅心

《楞严》经文中云:“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玉山老人曾用此句为米友仁《云山图》题跋,并曰,由是则知画工以毫端三昧写出自己江山耳。心生法生,境由心起。诗画如此,茶亦如此。一切艺所现之境,皆为妙明心中之物。

茶境之妙,贵在于淡,淡出于水而又入水。“大雅平淡,关乎神明,非名心薄而世味浅者,终莫能近焉,谈何容易?”因此,深得淡味之至者少之又少。

常人吃茶,常以嗅香之绚烂、回甘之迅捷,以判茶品高下。然茶味之真,在淡与不淡间,极味之致,可以无所不能,而淡之玄味,必由天骨,非钻仰之力,澄练之功,所可强入。

清淡,清者,清高绝俗;淡者,淡然随俗。以似乎并不惊世骇俗的平淡外貌,寓遗世独立的风采心志,正是这一种文化的基本要求。江南人的含蓄在此把简约的平淡之味无限的向着深远的审美思想延续开来。

又茶味妙境与书画同源同品,古人品味,质任自然,是之为淡。而往往好茶淡若如水,若判其为寡淡,实为大错。入口虽淡,其韵幽远绵长,实非平淡,绚烂之极。这完全合乎了虞山审美的“清微淡远”之意。

茶类众多,其中最喜,一单丛,二白茶。前者工艺之极,后者古淡天然。董其昌言:“诗文书画,少而工,老而淡,淡胜工,不工亦何能谈淡”。单丛之法,在于工艺多变,工变,香亦变,俗品善重工,高香扑鼻,入口寡而无味,然极至之茶,初嗅不显香,啜饮一二,满口留香,喉韵微妙,其淡中之滋味,精彩纷呈。白茶制法至简,其味却平淡趣高,文人重山水,于山静水动间,看出了阴阳的变化,白茶恰恰于这一方天地间,生长出了纯粹的山水“造化”。

文人品味中,山有山意,水有水情,一花一木,一草一石,各有意蕴,连缀成文。知者乐山,仁者乐水。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古人寄情于山水间,说到底,是寄情于天地一盏茗。

而又古人烹茶,天水为上,地水次之。天水即雨、雪、露,地水为山泉、江水、井水等。文人雅趣使然,故烹水煮茶寻常之事,亦变得风流雅韵。其中古人多喜用雪煮茶。雪冰清玉洁,代表了文人的洁身自好;茶清淡,像极了谦谦君子之风。茶以雪烹,味更清冽,所为半天河水是也。不受尘垢,幽人啜此,足以破寒。

雪有声,惟落花间为雅;

清茶有味,惟以雪烹为醇。

煮雪问茶,

妙明禅心。

节日自嘲

节日到,见同仁在微信朋友圈赋诗感怀,也来几句,瞎凑个热闹,见笑了。留存博客,故念之。

自嘲诗

无求无取亦无争,莫避俗世讥嘲讽。

一方黑板书春秋,三尺讲台道古今。

甘持笔管裁华句,愿秉心笺赋拙文。

桃李不才人先老,常伴凉夜一孤灯。

Screenshot_20180910-084420

 

相信的定力

一个人相信什么,他未来的人生就会靠近什么。

01

我们身边总有不少这样的人:质疑一切成功,怀疑一切美好。

“他成功,还不是有个有钱的爹。”

“上次加薪是她,这次升职是她,一定有背景。”

“他儿子读了北京四中,不知道送了多少钱。”

……

王朔的《知道分子》出版后,曾有一段内心剖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对社会上一切的事情,非要往最下三滥的地方想才安心。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所有的预想都正确,才能为自己总是“遭冷遇”“不成功”“生活在底层”找到合理开脱……

从而也证明了自己机智过人,总有一双洞悉世事的眼睛。

02

最近读了心理学家麦基写的《可怕地错觉》,我才明白了这个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麦基在研究很多人的经历后,提出了一个概念:你看到的只是你想看到的。

当一个人内心充满某种情绪时,心里就会带上强烈的个人偏好暗示,继而会导致主体从客体中去佐证。

“喜欢某个人或事物的时候,我们的心灵会让自己在现实中搜寻印证,然后再用这些似是而非的印证,来佐证自己的心理预期,最终形成一种‘真是如此’心理定势。若是愤怒、仇恨或是怀疑时,我们又会不断寻找材料来强化自己的臆想,在偏执于愤怒、仇恨的情绪里,让暂时压抑的情绪感得以宣泄。”

也就是说——

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只是我们选择看到的样子。

你相信什么,你就能看到什么。

你相信钱规则,就会发现无数钱规则。

你相信不公平,就会发现无数不公平。

而你相信努力,就会发现努力真有回报。

你相信美好,就会发现生活处处有美好。

03

麦基还发现:一个人相信什么,他未来的人生就会靠近什么。

“人的一生正如他天天中所想的那样,你怎么想,你怎么期待,你就有怎样的人生。”

琢磨这句话,发现现实生活还真是如此。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写过一篇《相信奋斗的力量》,文中讲了他一段经历。

高中时,他的老师对全班同学说:“你们在座的,没有一个能考上大学,以后一定都是农民。”

很多同学就这样相信了。不是中途退学,就是考一次就放弃了。

但是俞敏洪不相信阶层会永远固化,他只相信努力和奋斗终会有回报,所以考了一次不成,就考第二次,不行就考第三次…… 最后终于考进北大,人生从此改变。

的确。这个世界,一个人相信什么,他未来的人生就会靠近什么。

你相信什么,才能看见什么;你看见什么,才能拥抱什么;你拥抱什么,才能成为什么。

04

人民日报副总编卢新宁,曾受母校之邀,回北大做了一个演讲。

演讲中,她说了一段发自肺腑的话:

“我唯一的害怕,是你们已经不再相信。不相信规则能战胜潜规则,不相信学场有别于官场,不相信学术不等于权术,不相信风骨远胜于媚骨……”

“怀疑一切往往就会失去一切。”这不是唱高调,而是真心话。

很喜欢顾城的一首诗:“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我们的人生之路越走越窄,往往不是因为不够聪明,而是因为我们不再相信,因为不再相信,而避免了一切美好的开始。

05

记得某年冬天的某个下午,我打车回家, 一上车,我就发现这辆车很温馨,里面还挂着香包和装饰。

我刚坐下,司机就问:“您冷不冷?我备有暖手宝。”

车一启动,司机又问:“您饿不饿?我备有零食。”

遇到堵车,司机又递上几本杂志:“您翻翻。”

这样的服务让我大吃一惊:“你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服务的?”

司机说:“从我觉醒的那一刻。”

以前,他是一个喜欢质疑一切的人:“这社会,太不公平了。”“没钱没权,什么都行不通。”

有一天,他听一档广播节目说:如果你想改变生活,首先就应改变自己。如果你觉得世界太黑暗,那么所有发生的事都会让你不开心。

“于是我决定停止抱怨,善待每一位客人。”以前他生意很一般,还经常遭人投诉,现在却业务火爆,无数乘客抢着预订他的车。

他说:“我自己改变后,世界就变得美好起来了,遇到的每个人仿佛都是我的贵人。”

我下车时,他说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难忘的话:“你相信的,就是你的命运。”

06

小时候最容易相信,但很快会被教育轻易信任是很不理智的行为,是一种单纯的、幼稚的、没有见识的行为。

有了一点经历后,我发现,在越来越难以相信的成人世界,见识越多的人反倒越容易相信。你跟他们说奇闻逸事,荒诞观点,他们会觉得,嗯,有意思。

见识越多的人,因为时常走出自己的小世界,知道这世上有那么多与己不同的人和生活,有无数多彩的人生,和绚丽的梦想。

他们相信,这世上有人过着与众不同的人生,而不轻易下判断做定论,不把”怎么可能?”挂在嘴边。

现在的世界,要让人相信,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我也是在走出原来的小世界后,遇到了那么多有趣的人,才知道有那么多无功利心的人。人们只愿相信跟自己价值观相同的人,而把其他一切看作虚伪。

人们只会看到自己能到达的地方,而把不可抵达的远方,想象得危险丛生。

甚至,只愿相信一颗有用的心才是负责任的心,把一切看似无用的情怀看作矫情。而人一旦不相信本真,就无法拥有信仰。

从轻易相信到凡事质疑,里面包含着理性之光,然后,从凡事不信到再次愿意相信,背后是见识和格局。

07

卡夫卡说:“信仰什么?相信一切事和一切时刻的合理的内在联系,相信生活作为整体将永远继续下去,相信最近的东西和最远的东西。”

我理解的最近的东西,就是你眼前真实的情感,最远的东西就是你的盼望。

那么,信与不信有那么重要吗,也许并没有。

但是只有我们相信的东西,才有可能反过来选中我们。我不想轻易说不信,因为很有可能是自己见识太少。

理性与智慧并不代表质疑一切,眼界会让我们变得更加慈悲,相信人性中好的一面,同时原谅人性中坏的一面。

人人命运不同,选择信是一种命运,不相信也是一种命运。人生路越走越窄,不是因为不够聪明,而是因为不再相信。

08

所以,请你也一定要守住心里那份光与热,那样的你即便会被乌云笼罩,但身体里会拥有一把利剑,不需期盼乌云的散去,它们早晚会被你刺穿。

看不到太阳,我们就成为太阳,成不了太阳,我们就追着太阳。

很喜欢这段话所表达的意义——

一个人相信什么,他未来的人生就会靠近什么。

你相信什么,才能看见什么。

你看见什么,才能拥抱什么。

你拥抱什么,才能成为什么。

你所相信的,就是你的命运。

新家小住

终于,在北京有了套自己理想中的房子。72平米,带电梯的,是两梯四户,五层,花园洋房。面积不大,但很温馨,非常适合养老。

经过前期的选房,看房,谈价,于7月6晚正式签约。

新房位于7月13日首笔主款打到,钥匙便拿到,小住两宿,简单收拾。

晨起溜达,这里是别墅区,一多半都是上千万的别墅,还有数百多栋,分三期四期在建。

感慨一番,随吟几句。

绕行小区十多里,

晨幽扑鼻花香味。

满眼别墅夹洋房,

穷鬼误入富人堆。

mmexport1532168059772

mmexport1532163350555

mmexport1532165530661

mmexport1532165537622

mmexport1532165519077

mmexport1532163911082

mmexport1532163362559

mmexport1532163387014

mmexport1532163409221

mmexport1532163429711

 

 

 

“夏”三首

夜观喷泉

忽闻缥缈悠弦乐,

但见七彩舞姿色。

梦拥红尘阑珊处,

幡醒俗世一过客。

IMG_20180818_152442

(发朋友圈图)

 

烟雨夏游

漫游园林踏幽思,

玉带桥边拍花枝。

随走随吟觅意境,

满眼烟雨自成诗。

mmexport1534596073552

 

浅夏初雨

4月19日,浅夏,初雨,一整天。甚喜。拍照,诌诗,发朋友圈。存博客,念之。

浅夏初雨

世事尘纷逝水流,

半生缘梦笑沉浮。

浅夏裹挟初雨至,

近坐赏幽胜远游。

mmexport1526781455190

(发朋友圈图)

“春”三首

 

春问

丝丝嫩柳摇曳婓,

朵朵红映芳草翠。

春回小区一地新,

叩问岁月老了谁?

 

桃花语

小区晨练,又见花蕾满枝,瞎诌几句,见笑。

春催花似蝶,

争先枝头曳。

绽红凭內功,

莫等绿叶携。

配图发到微信后,在同仁留言后,又诌两句,致谢大家:

楼前小区坐,

蓓蕾已婀娜。

尚有万紫红,

先品粉一朵。

mmexport1522288267516

 

被人大报刊资料中心复印的论文

中国人民大学报刋资料中心复印的学术论文,历来是我国各学术核心期刊崇尚的荣誉,是个人研究论文的较高成就。本人发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文知名核心期刋) 2009.7期上的《寻觅“切入点”探究  引领“个性化”阅读——现代文内容探究“切入点”漫谈》被该复印中心复印。这是继发在《人民教育》上的《教师要学会经营自己》后的第二次被复印。记得还给了50元的复印稿费。这是本人拙文又一次被权威杂志认定。现拍照留存博客,以念之。

(点开可见清晰的图片文字)

mmexport1526116011383

mmexport1526116078815

mmexport1526116084007

mmexport1526116167988

mmexport1526116002748

 

用关爱拨动心弦

【按】这是本人发表在2004《中国教育报》上的一篇文章。是第一批上到国家级报刊中的一篇。当时,写得激情涌动。现在再看,不免有些稚嫩、浅薄。呵呵。

用关爱拨动心弦

山西省阳泉市城区教研室 胡涛海

学生像一株株幼苗,他们的成长离不开教师呵护,离不开爱心的倾注。教师要善于用爱心和智慧,为学生搭建一个愉快成长的平台。在实施课程标准中,我们提倡教师要张开宽广臂膀,敞开慈爱博大的胸襟接纳学生,呵护他们,包括接纳有缺点的学生。

有一位教师登上讲台,猛然看见讲台上放着一个礼品盒,上面写着“赠给×老师”的字样。老师很高兴,当众打开礼品盒。突然,从盒里跳出一只青蛙,一动不动地蹲在讲桌上——原来是场恶作剧。这时,一双双眼睛盯着老师,看她如何处理这一突发事件。这时,她沉着冷静,没有露出责怪学生的任何表情,而是借题发挥,讲起了青蛙外表、生活习性及作用功能,并端着青蛙让学生一一观察,还结合说明文的教学,安排了介绍青蛙的课外练笔,最后还感谢为这一课提供礼物的同学。以后,老师注意到,教室里少了几个捣蛋的学生,多了几双认真听讲的眼睛。后来,几个学生深深地向这位老师鞠躬致谢,感谢老师不仅交给了他们知识,还使他们学到了怎样做人,怎样尊重人。我想,这种育人方法会影响到学生一生的,会令他们终身难忘的。后来,这位老师说,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撒欢儿尥蹶子的年龄,没有恶意,只是调皮。这位老师分析得很对,学生犯错误,多数是调皮,他们不像我们一些老师说的是意识坏,尤其是中小学生,他们的意识还正需要我们去帮助确立。不可否认,确有个别学生有过失,但这是不是与我们缺乏关爱的冷漠、粗暴、残忍有关呢?作为教育者,我们是不是认真地反思过呢?

当代教师要有容纳全体学生的胸怀,对幼稚的要学会原谅,不要过分指责;对犯错的要学会包容,不要过分揭短;对冒犯的要学会宽容,不要过分惩罚。要知道,容纳、呵护本身就是一种教育。

当代著名作家梁晓声,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去校办工厂劳动,偷偷地揣了几片橘皮想给买不起药的母亲治咳喘病,不料被告发为“偷窃”。一夜之间,在全班、全校,在同学、老师的眼里,他成了“贼”,印上了无法洗刷的耻辱。在那难熬的日子里,他甚至想到去死。敏感的班主任老师结束产假后,在重新给他们上第一节课时,一下就觉察到了他的异常处境。放学后,老师把他叫到僻静处了解情况。第二天,老师在上课前说:“首先,我要讲讲梁绍生(梁晓声的本名)和橘皮的事。他不是小偷,不是贼!是我叮嘱他在义务劳动时,别忘了给老师带点橘皮。老师需要橘皮掺进别的中药治病。你们再认为他是小偷,是贼,那么也把老师看成是小偷,是贼吧!”在同学们做课间操时,大喇叭里又传出了班主任老师的声音,播放的还是她在课堂上说的那番话。从此,梁晓声又成为学校的学生,同学的朋友。梁晓声后来感慨地说,永远忘不了这位老师,没有她,自己不可能成为作家。没有她,也许他的人生轨迹将彻底地改变;也许他真地会变成一个贼,以堕落来报复社会……

一个孩子,在充满斥责挑剔的环境里生活,他将学会粗野;在一个充满宽容的环境里成长,他会懂得关爱。一个学生,就是一个复杂的世界,在每个学生的心灵深处,都有一根独特的琴弦,可以奏出美妙的乐章。我们要做熟知学生“音域”的教师,用关爱去拨动这根独特的琴弦。教师要十分注重挖掘每个学生的闪光点,为他们喝彩,给他们激励,点燃他们成功的希望。

这,是我们的责任。

《中国教育报》2004年9月14日

mmexport1519608845550

mmexport1519608855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