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鹏山:良知的守与失

人生这条路上,会遇到诸多诱惑,守住底线,就是给自己的未来存款。比如与人交往坚守诚信,对待钱财取之有道,人前人后信守良知,这些存款不会即刻有回报,但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你最大的价值来源。

明朝有一个人非常不错,很有思想,这个人就是王阳明。

他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硬要盗贼承认自己有良知。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盗贼问他:“您说人人都有良知,您倒说说看,我们这群盗贼也有吗?”阳明先生肯定地回答:“有。”盗贼说:“证明给我们看。”

阳明先生说:“只要你们照我说的去做,我就能证明给你们看。”

于是,阳明先生让他们一层层脱掉外衣、内衣,最后剩下一条内裤。阳明先生说:“脱!”盗贼喊道:“这个再不能脱了!”阳明先生笑着说:“你看,这就是你们的知耻良知。”

这个“不脱裤子”的故事真的很精彩。阳明先生用一条不能脱下的裤子,证明了人类的良知。但是,此刻我突然想起明朝的另一个人来,他与阳明先生以及这些盗贼的选择不一样,他是“脱裤子”的,而且,因为他,明朝成了一个“脱裤子”的朝代。

这个人,就是朱元璋。

朱元璋热衷于使用了一种针对士大夫的刑罚,叫“廷杖”,什么叫廷杖呢?就是打屁股。他打屁股,有两个特点:一是在朝堂之上,当众打;二是,脱下裤子,光腚打。

据明清史专家孟森先生的说法,这是“明代特有之酷政”。为什么要打士大夫?为什么不在专门的行刑地打,而要在朝堂之上,当着文武大臣的面打?哪里不能打,一定要打屁股?打屁股为什么一定要脱了裤子?

其实,朱元璋要打的,不是“士大夫”,而是“士大夫”这个称谓前面的“士”,他需要“大夫”为之役使,但不能容忍“士”。

因为“士”,从孔孟以来,其天命乃是“志于道”,乃是“仁以为己任”,而不是做皇帝的家奴。他们读圣贤书,所学的就是成仁取义,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道统约束政统。

朱元璋乃隔世嬴政,岂能容下这些?于是秦始皇焚书坑儒,明太祖廷杖棒臀。他曾经取消除曲阜外全国文庙的祭孔仪式,还发狠说要杀孟子,可惜他不能穿越。

于是,他就杀孔孟的精神,你不是宣称“士可杀不可辱”吗?我就要折辱你们的士气,打掉你们的良知,剥夺你们的廉耻。我要打掉你们的“能忧心,能愤心,能思虑心,能作为心,能有廉耻心,能无渣滓心”。

什么民贵君轻,打!什么民为邦本,打!最后,血肉模糊之中,个个俯首帖耳,人人犬马牛羊!“士”被打掉了,剩下的,是俯首帖耳的“大夫”;“道”没有了,只有他的“政”,从此,政统是人间绝对权威,权势乃是非的定夺准则!

王阳明碰到的强盗,认为裤子是不能脱的;而士大夫们碰到的朱元璋,却认为裤子是一定要脱的。这就是大盗和小贼的区别吧。

王阳明拘捕了不脱裤子的小贼,却不得不对朱元璋这样脱人裤子的大盗三拜九叩,噫!《庄子·盗跖》云:“小盗者拘,大盗者为诸侯。”信乎!

这段历史,说到底,就是脱掉裤子的无耻。

权势的敌人,说到底,就是人类的良知。

叔本华:只有自己本身的根本思想,才具有真理和生命力

叔本华

哪怕是再大的图书馆,如果它藏书丰富但却杂乱无章,其实际用处就反不如那些规模虽小却条理井然的图书馆。同样,如果一个人拥有大量的知识,却未经过自己头脑的独立思考而加以吸收,那么这些学识就远不如那些虽所知不多但却经过认真思考的知识有价值。因为,只有当一个人把他的所知结合各方面来考察,把每一真知相互比照之后,他才能真正理解、掌握这些知识,并使其为己所用。一个人只能对自己知道的事情加以仔细思考,因此他必须要学习新东西;但是,也只有那些经过深思熟虑的东西才能成为他的真知。

一个人可以随意地阅读和学习,却不能随意地思考。

思考与阅读会对人的精神产生不同的影响,其差别之大令人难以置信。因此,这就愈发加大了人们之间本来就存在的思想差异——因为天性的不同,导致有的人热爱思考,有的人喜欢阅读。阅读是把某些外来、异质的思想强加于我们的头脑,这些思想与我们的精神是不相吻合的,就像印章强行在石蜡上留下印记一样。因此,我们的头脑就承受了完全来自外在的压力,一会儿思考这个,一会儿考虑那个,既非出于本能,亦非因为喜欢。

大量的单纯的阅读会使我们的精神丧失灵敏性,就像是一根弹簧连续不断地受到重压就会推动弹性。如果一个人不想动脑思考,最保险的办法就是一旦空闲了就拿起一本书。这就解释了何以博学多识常使很多人变得比原来更加愚蠢麻木,并阻碍他们的作品获得成功。正如蒲柏所说,他们始终是:

不停地阅读别人,却从来不会被别人阅读。

学者是成天阅读、研究书本的人。而思想家、天才,以及那些照亮世界、推动人类发展的人,则是直接运用世界这本大书的人。

实际上,只有自己本身的根本思想才具有真理和生命力。因为,只有这些才是一个人能真正、完全理解的。阅读别人的思想,如同吃别人的残羹剩饭,或穿陌生人丢弃的旧衣。

通过阅读获得的思想与自己心中萌发的思想相比,正如史前植物的化石遗迹与春天里蓬勃茂盛的植物相比一样。

阅读只是独自思考的代替物。阅读时,一个人本身的思想是在被别人的思想牵引管束。

此外,很多书籍都无甚益处,除了向我们表明错误的路径如此之多,如果一个人听从这类书的引导,就会误入岐途。但是,受天赋指引的人,亦即独立、自发、正确思考的人,却拥有能够找到正确方向的罗盘。因此,一个人应当只有在自己的思想源泉干涸的时候才去读书——即使是最优秀的头脑也会经常发生思维停滞不前的情况。

因手拿书本阅读而赶跑自己的原创思想,不啻是冒犯神灵的罪过。

只有通过自己独立思考获得的知识,才能融入我们的思想体系,成为整个思维体系的一个鲜活部分,并与整体保持一种完整、坚实的联系。

独自思考的人只是在形成自己的见解之后才知道与权威暗合,此时的权威也同时增强了他们二者的力量。

阅读是在用别人的、而非自己的头脑来思考。自己的独立思考是要努力形成一个连贯的整体、一个系统,即使它不是严密、完备的。没有什么比孜孜不倦地不断阅读,让别人的思想源源不断地进入自己脑中更为有害的事了。

那些将一生的时光都花在了阅读中并从书籍中获取智慧的人,就像是从旅行者的描述中了解一个国家的详细状况的人。这些人可以提供关于这个国家的很多信息,但实际上他们对此地的真实情况并没有连贯、清晰、透彻的了解。而那些一生致力于深思的人,则像是亲自到过某个国家的人。只有他们才真正知道自己所谈的事情,他们对此地的状况完全了解,说起来如数家珍。

但是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困难需要克服:思考这种事并不能取决于我们自己的意志。一个人只要愿意就可以随时坐下读书,却不能随时坐下思考。思想如同客人,我们不能随自己高兴去召唤他们,而只能耐心等待他们的到来。

我们必须要等待恰当的时机,即使最伟大的天才也不能每时每刻都在独自思索。因此,把思考之外的空余时间用来阅读是可取的做法。正如我说过的,阅读是对独自思考的替代物,它可以借别人的思考为我们提供精神材料——虽然常以一种与我们自己的思维完全不同的方式。出此原因,一个人也不应该读书太多。这样,我们的头脑才不会习惯于思考的替代物,因此而忘却了认识事物的能力;才不会习惯于踏上别人已经走过的道路,遵循别人的思路而忘记自己的思维。当然,更不应该仅仅为了读书而完全放弃对现实世界的关注。

单纯的经验和阅读一样,并不能取代思考。纯粹的经验与思考的关系,犹如进食之于消化吸收的关系。当经验吹嘘说只有通过它的发现,才推动了人类知识的进步时,就像是嘴巴扬言整个身体的生存只是它的功劳。

有思想之人的作品与其他庸人作品的区别,就在于它主题鲜明、内容明确的特点,及由此而来的清晰、流畅。因为这些人明确、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不管是以散文、诗歌或者音乐的形式。而普通之人却没有这种果断、清晰,因此二者之间就很容易区分开来。

具有最高思想能力的人的特征是,他们对事物的判断都是直接、明确的。他们说的任何东西都是自己思考的结果,其表达见解的方式中也完全显示出这一点。因此,这些人像精神王国的王侯一般,拥有无可辩驳的权威。而其他人只是处在从属的地位,这从他们那缺乏自己特色的表达风格中就可看出。

因此,每个真正独立思考的人,在精神领域内全然是位君主。相比之下,那些头脑庸俗的普通大众,随波逐流于各种各样的流行观点、权威说法与世俗偏见之间,使自己的思维受到限制,就像是那些默默服从法律和命令的平民。

在现实世界中,哪怕它被认为是多么的美丽、愉悦和迷人、惬意,我们还是不得不受制于万有引力定律来活动,一生都在不停地克服它。但在精神的世界里,我们是了肉体束缚的精灵,不再受重力的控制,也没有了贫困之苦。

这就是为何一个完美充沛的精神头脑,在某一神妙时刻从其自身中所得到的快乐、幸福,在现实世界是完全找不到的。

浮现在脑中的思想,犹如站在眼前的恋人。我们幻想着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思想,自己的恋人也永远不会变心。但是,眼不见,心不想!最精妙的思想如果不及时写下,也会有被遗忘的危险,再也无法挽回;最心爱的人如果我们不与之结婚,也难逃被遗弃的命运。

(张宁 译)

努力吧,明天的你会感谢今天的自已

有不少同学都觉得,不是只有靠上学才能过上想要的生活,我能做兼职还能去摆摊……但现实却是,很多人除了上学,真的是没有其他的路能走了。

下面是央视名嘴白岩松对高考以及读书的一些看法,他的观念,希望大家都好好看看,以此共勉!

不读书,你拿什么和别人拼?财富还是智慧?经验还是人脉?这些你都有吗?

现在的社会现状,混在最底层的绝大多数都是没有读过书的,那些成功的人真的是万里无一,而且依靠他们的情商,读不读书是没有太大区别的。

你读一万年书,也拼不过一个韩寒,但是他不上学,却比我们学的还要凶猛。

很多人说现在阶层板结了,其实此前更板结。所以高考才真正的结束了那种板结。让不管是什么身份,你如果分数靠谱,就总能往外走。

“没有高考你拼得过官二代吗?”

这是非常事实的东西。尽管高考有很多毛病,但起码现在还是最公平、最给人希望的一条路。

但是孩子们不这么想,条条大路通罗马,上不了大学也没什么,将来肯定也能干出个样子来,不一定会比那些考大学的同学混的差。

孩子,你是哪来的自信?不考试,不上学,你还有多少东西可拼?

考试不是唯一的路,却是最公平的那条路!

虽然很多人认为考试制度不合理,一考定终身,让孩子失去了乐趣,失去了自由,也限制了创造力。

可是,正是考试,让大多数孩子拥有了公平竞争的机会,不管你出身如何,长得怎样,父母是谁,只要你成绩足够好,你就有机会上好的大学,长更多的见识,认识更多的人,过上相对好的生活。

在成绩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很多孩子改变命运的重要一环。

每次同学聚会,说起这些年的经历,虽然大多数同学并没有过上想要的理想生活,但无例外的认为,是高考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不管上的什么大学,后来找了什么工作,是高考让自己看到了更大的可能,也是高考让自己一直相信,努力了总会有一定的回报。

诚然,那些高考失败或者没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也有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了不错的生活,但相对于上大学的几率,要小太多。

如果有考试这样一个现成的机会摆在面前,为什么不拼尽全力去试试,非要绕远路呢?

看不上考试,你的优势在哪里?

有的孩子,不知道哪来的自信,认为即使学习不好,考试成绩不好,自己也能过上想要的生活。这种自信来源于什么?是综合素质还是你的见识?

作为大多数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不拼考试,你要跟人家拼素质和见识,你的底气在哪里?

考试都考不好,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行!

考试是一个筛选机制,在这条道路上,必然有人闯过去,有人闯不过去。

有人说,我天生不适合学习,但我别的方面能力突出,我善于经商、我情商高等等,我以后的发展机会也很大。

一个人学习不好,更多的体现了他的综合能力,比如他的耐力、他的意志、他的学习习惯、他的反思能力、他的抗挫折能力,用天生适不适合来作为借口,恐怕不大合适。

毕竟,拿出十多年的时间专门进行学习这件事,在这件事上你表现的很差,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其他方面就能行。

以前,我们天真的认为,学习好的都是书呆子,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可是,后来我们发现自己错了。

大部分学习好的同学不但不呆,而且其他方面也表现的很突出,他们把学习力运用到了各个方面。

我们越来越发现,不但学习拼不过人家,在其他方面也远远的被落下。

不少人在谈论学习无用论,但没有一个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做差生,在每个人的内心里,还是觉得学习好不会有错。

考试,在我们看来,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对大多数孩子来说,是最值得去拼的一件事。

虽然,在一些人那里,考试不一定是最好的路,但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它是。孩子, 希望你在最该学习的年龄,努力去拼一拼,将来的你会感谢现在的自己!

立秋感怀

立秋感怀

暑天京城好个热,

日烤夜蒸亦快活。

清晨趁凉健步走,

傍晚公园听蝉歌。

运河岸边消夏游,

彩灯桥下避伏乐。

凉风乍吹立秋到,

美妙夏时又蹉跎!

mmexport1502066487655

mmexport1502066555711

mmexport1502063471461

 

写于丁酉立秋日晨

 

 

 

 

 

 

吉时·吉言

农历六月十六,

收到珍贵条幅。

吉日吉言吉祥,

花好月圆人寿!

mmexport1499826117819

守得云开见月明

——月圆夜感念苏东坡

山西 · 胡涛海

每每月圆夜,总会久久的凝望那一轮孤独的圆月,明月灼灼,银色皎皎,月下,你,一位阅尽尘世、饱受沧桑的“起舞弄清影”者,总会一跃而出,在清澈灵动的明月意象中,你踩着长袖清箫的碎影,是排遣现实的冷漠与困惑,还是权衡人生的规避与承受?是寻找生命的慰藉和归宿,还是探索人生的解脱和超越?

你一生对月亮情有独钟,你的作品多角度、全方位玩味着月亮。你怀瑾握瑜的清影,旷达超然、出神入化的境界,与月光熠熠生辉。残月,冷月,缺月,圆月,明月,这些月的意象里凝聚着你炽热的感情,豁达的胸襟和睿智的思想。笔下的明月浸透了独特、丰富、复杂、幽深的人生顿悟和喟叹,真正领略到月的“阴晴圆缺”。你的高洁情操只有明月可以朗照,可以寄寓,可以见证!

你曾悲月。“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西江月》)。这是被贬黄州的第一个中秋月,“月明多被云妨”,你托染悲剧色彩的明月,明月云遮,形象的诠释出才高见妒,忠而被谤。“酒贱常愁客少”寓意着走进了人生孤独的死胡同。“中秋谁与共孤光”,记录着你掉进了仕途的泥潭,你在藉明月排遣内心郁积!古人说你在消极,其实人需要这样消极的打磨、历练。积淀、丰富自己的多样人生,正是一个人积极进取的另一种表现。

你曾叹月。“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卜算子·寂寞沙洲冷》)。人生,命运多桀,顺逆难料。你初到黄州,举目无亲,杜门深居。静夜如此寂寞,又何须漏壶提醒辰次?月儿残缺,何时是清满的佳期?此时月缺花残,潸然泪下,你虽贬谪黄州,处境孤寂,我们仿佛能看到寒霜月下于寂寞冷落中,你仍兀傲坚守的身影,月缺而心不缺。在叹月中显现的是高洁自许、不愿随波逐流的心境。

你曾问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此词通篇呼月而问天,追月而质疑,仿佛看到的你是一个沉重、迷茫、徘徊的身躯,对月亮,对自己,对人生的苦苦思索着,在“月有阴晴圆缺”启迪下,你那颗烦躁而充满忧郁的心宁静了,释然了。你的这一问,拨动了读者的心弦,你的这一答,解脱了自己,也消弥了世人浑浊的声声叹息。你,脚踩大地,而不染世俗。一个鲜活的、不俗的身影,与月亮一起,永远地光耀着大地,光耀着无数后来人!

你曾祭月:“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念奴娇·赤壁怀古》)。你面对明月感叹道,赤壁大战时,周瑜三十几岁,便这样惊天动地,而你已四十七岁,却被贬黄州!人生的价值就成了一个巨大而沉重的问号,你的答案铿锵有力:“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向永恒和洁净江月表示敬畏和寻求解脱和慰藉。这是你对人生的喟叹。放得下,才能拿得起,看得开,才能出得来!这就你的生存智慧,这就是你的达观态度,这就是你的诗意人生。在祭奠江月的境界下,已经用超然的目光来审视人世的是非、荣辱、兴衰、祸福,把现实人生的挫折、懊丧,引向了高远之处。你的人生呈现出一种豁达通脱、任诞随缘的洒脱。

你曾咏月: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念奴娇·中秋》)”其情景与《水调歌头》)皆相仿佛,但意趣已截然不同。“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你不再以“月有阴晴圆缺”的自然之理来排遣“人有悲欢离合”人之常情,而达到了超然物外、出神入化的精神境界。“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其矛盾、徘徊、困惑,不解,倘然无存,你终于由情感而入理智,化悲怨为旷达,境界开阖在此升腾为一股清旷之气,似神仙出世之姿。

月圆的夜空阔阒寂,月无语,月冷艳,月圣洁,月高高地悬着,月远远地美着……我静静沐浴在清纯的月色中,深深地感叹着你,敬畏着你!你,一生坎坷:一次入狱,两次流放,三次贬谪。仕途遭遇,生活的颠簸流离,给了你太多的无奈、悲哀和空漠,你居然能找到一个别致、独特的出口,从悲月,从叹月,从问月,从祭月,从咏月……一路走来,把一腔情愫竟寄托于明月!你,不学屈原写悲壮,不效陶潜归田园,不妨别人寻恣睢,守得云开见月明,步月淡心,悠然自得,得到的是常态的生活中难以体验的心灵的自由和恬淡,灵魂获得超越。“一蓑烟雨任平生”,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也无风雨也无晴”,举重若轻,大无大有,你终于登上了理想人生的最高境界。

皓月当空,万物浸辉,月光倾洒,一泻千里。我也大大地掬一捧月光,盈盈赠与你。托去对你的敬意与感念。

此文发表在华南师范大学的《语文月刊》2010年第1期

mmexport1500606402748

 

称丈夫为“老公”真的错了?

问题的由来:

丈夫不能称“老公”,先前网络上就有这样的说法。自2016年清华大学历史学家彭林教授的视频在微信上流传以来,丈夫称“老公”错了,这种观点才大面积散发开来。

初次,我看到该讲座视频,笑了笑。

后来,又看到讲座文字,笑了笑。

群里的朋友,有专门发过采访视频来,我还是笑一笑,了事。

尽管,网上不实的东西泛滥成灾,也只能笑一笑,因为网上的东西毕竟不都是专家写的!网络时代,谁都能说两句。笑一笑,然后该晒太阳晒太阳!

后来,亲朋好友,见面或微信,直接问我,丈夫真的不能称“老公”?

我都给做了简单解释,语言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约定俗成,大家都这么叫,并交流中没有歧义,人人都知道说什么,是可以叫的。具体谁有不同见解,那是个人观点。

后来,一位老师打来电话,还是问同样的问题,我还是简单的回答。这次交待不下去了。某老师出了这个内容的测试题,标准答案就是丈夫称“老公”是错的!我告诉他,语文讲究“言之成理”嘛!学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也挺好!只要成理有据即可!他说,我们也争执不下,都按错的判了……您一定要裁决一下。

这时,我才感到问题已经带有“严重性”了。我告诉他,一句话也是不清楚,我给你写点东西发去。

于是,才有了下文。

 

某老师:

你好!问候老师们!

现就来电话讨论的问题作一简单回复。

生活是复杂的,反映生活语言是相当活泛的,搞语言研究的人都知道。生活没对错,要靠权衡;语言也没标准,要靠筛选、约定和规范,即约定俗成,要靠权威人士和权威作品的规范,要靠一定平台推广。切忌偏听网络偏颇之言。

“老公”一词的“丈夫”意义,流行于网络和电视剧,经过大众平台至少20多年流传,这个意思已经人人皆知。特别流行社会各阶层,在交际中不会出现歧义。已经约定俗成。

不错,“老公”一词,旧时代,确实有一个阶段是指太监,但在古代也有丈夫的意思,一直流传运用。其实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老夫妻之间就称呼“老公”“老婆”。

据史料记载:唐代有一个名士,名叫麦爱新,他看到自己的妻子年老色衰,便产生了嫌弃老妻,再纳新欢的想法,并写了一副上联放在案头:“荷败莲残,落叶归根成老藕。”被他的妻子看到了,妻子从联中看出了丈夫弃老纳新的念头,于是便提笔续了一副下联:“禾黄稻熟,吹糠见米现新粮。”这副下联,以“禾稻”对“老藕”,不仅十分工整贴切,新颖通俗。而且,“新粮”与“新娘”谐音,饶有风趣。麦爱新读了妻子的下联,被妻子的才思敏捷和拳拳爱心打动,便放弃了弃旧纳新的念头。妻子见丈夫回心转意,不忘旧情,乃挥笔写道:“老公十分公道。”麦爱新也挥笔写道:“老婆一片婆心。”

这个有趣的故事很快在民间流传开来,世代传为佳话。可见,“老公”和“老婆”这两个词,还是源远流长的。这称呼显示彼此之间的亲昵,生活气息浓厚,应该是目前比较流行女人对丈夫的称呼一种“基础”吧!

流传很广的名著名作,也有许多称丈夫为“老公”的。这是民间语言的活字典!

《水浒传》中就有多处称丈夫为“老公”的。如《水浒传》第五回:“那大王叫一声:‘做什么便打老公?’ 鲁智深 喝道:‘教你认得老婆!’”

再如《水浒传》第四十五回:潘巧云对裴如海说:“你且不要慌,我已寻思一条计了。我的老公,一个月倒有二十来日当牢上宿。我自买了迎儿,教他每日在后门里伺候。若是夜晚老公不在家时,便掇一个香桌儿出来,烧夜香为号,你便入来不妨。”

《西游记》第三十五回:“这样个寳贝,也怕老公,雌见了雄,就不敢装了。”

《京本通俗小说·错斩崔宁》:“你在京中娶了一箇小老婆,我在家中也嫁了箇小老公。”

元代大家杨显之 《酷寒亭》第三折:“我老公不在家,我和你永远做夫妻,可不受用。”

由此可见,夫妻互称“老公”,“老婆”在大陆古已有之。一段时间港台地区的流行称呼,也许是源于内地的。不是一些人说的,改革开放后错用的一个词!

为慎重,我又查阅了多种工具书。

编写10多年前2004年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这是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组织专家编写的一部当今词语规范词典,“老公”一词在这部词典中,首项解释就是:有些地方称丈夫,已经作了明确的规范。

再看看最有权威的辞书,商务印书馆的《现代汉语词典》((2016年第6版),老公:丈夫。《现代汉语词典》解释得更明确!

“老公”一词,指丈夫,有时代感。通过网络全民参与约定,“老公”一词是有点俗,不高雅,但总比到现在了还守着“外子”“内子”“贱内”,富有些时代感吧,21世纪了还守着几百年几千年前的称呼,可能有点孔乙己吧。

总之,“老公”指丈夫,既然己约定俗成,又有历史渊源,词典又作出了规范,是一个合乎规范的词语,应该是没错的。

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本人已解甲归田,只代表我个人。具体到标准答案,是否更改,建议你们慎重定夺。

几点补充:

一、有人说,“老公”过去指太监,称丈夫太俗。我认为,随着语言的发展词的褒贬义,色彩义,是相互转换的,过去的“小姐”,地位很高雅,但现在赋予了低俗意义。“衣冠禽兽”以前也是正儿八经的褒义词,随着不受制约的官员的胡作非为,现在成了贬义了。再如,做梦,过去一直是含贬义的,如白日做梦,黄粱美梦等,当今的梦,成了最富有正能的一个词。

词语随着社会发展褒贬转换是正常的现象。

二、不要机械的规范。符合约定成俗即可,一些词看来不合语法规范,大家都知道它的意思,仍然是规范词语。如最常见的“打扫卫生”“救火”“看医生”等,“打扫卫生”应为“打扫垃圾”,试想把卫生打扫了、请来垃圾?“救火”应为灭火,救人救财产,怎么能救火呢?“看医生”也如此。运用中,能正确表达,不产生歧义即可,不需要强行“规范”。

三、要看语境。一些词语看起来用错了,其实放在特殊语境,更富有表现力。如底层老百姓用“携夫人”“赴国宴”,六十岁,再“度蜜月”等,这是一种调侃,自嘲,是一种表现幽默的用法,与用错词是两码事!

再如,学生写日记道,本“公主”回家,如何接到,“皇阿爸”“敕令”等等,你要给一一纠正,词语用错了,我想学生也会笑掉他的小奶牙的!

语言复杂着哩!词语本身也是不断挣脱规范的束缚而自我创新,不断富有新意的,我们学一辈子也学不完,但尽量不要守旧,避免扼杀词语的活力。

写了这些,不知能否提供些参考,恭候你及老师们教正。

胡涛海

某年 某月 某日

当苏轼变成苏东坡

北宋元丰三年,刚从“乌台诗案”中死里逃生的苏轼,被下放到黄州,任团练副使——是个虚职;“本州安置”——等于软禁。

他原本是朝廷大员,但因为诗案,朋友都避得远远的。可是他的好友马梦得不怕政治上受连累,帮苏轼夫妇申请了一块荒芜的旧营地使用,苏轼把它称作“东坡”。

苏轼开始在“东坡”种田、写诗、作文。他忽然觉得:我何必一定要在政坛争这些“得失”,为什么不过自己豁达从容的生活?于是苏轼始号为“东坡居士”。

“居士”不只是佛教对在家修行的弟子的称呼,而且还出自于唐代诗人白居易的《步东坡》一诗:“朝上东坡步,夕上东坡步。东坡何所爱,爱此新成树。”

白居易少年成名,中年遭贬,白、苏遭遇大致相同。苏轼用他的诗句作自己的别号,是希望自己能如“诗句乐天真”的白居易一样豁达从容。

其实得失之心,人皆有之。一般人莫不“得则欢喜,失则悲伤”。而豁达一点的人,则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来面对得失。

不管消极悲观或积极乐观地看待得失,有得有失的人生才是公平的。有时候“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有时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时候“因小失大,乐极生悲”,所以得失并非绝对的。

于是苏东坡写了一首很有名的诗说:“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我回头看我走过的这一生,心很宁静,得失也就无所谓了。看待得失,苏轼开始豁达了。
当苏轼变成了苏东坡,这时候他写出了最好的诗。

他跟他妻子说,让我酿点酒喝好不好?他还是要喝酒!中国古代有许多诗人都好酒——“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的曹操,“斗酒诗百篇”的李白,自称醉翁的东坡的老师欧阳修等等。

有一天晚上,和友人“夜饮东坡醒复醉”,晚上就在这个坡地喝酒,醒了又醉,醒了又醉。

似醉似醒地“归来仿佛三更”,回来已经很晚。“家童鼻息已雷鸣”,有一个小孩帮他管管家务,但是他睡着了,还打呼噜。“敲门都不应”,苏东坡敲门没人应。

我们读他之前的诗,敲门不应就要发脾气了,可是现在就算了,他就走去听江水的声音,“倚杖听江声”。

苏轼变得宽容了,而东坡的生命则在宽容中延伸:“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我要“醉驾”着小船驶向江海的远处,自由自在地度过余生。

苏东坡又写道:“江城白酒三杯酽,野老芲颜一笑温”,心宽容了,就会发现朴素的白酒和乡野的友人一样可亲。

而淡酒可以醉人,在一个中秋之夜,他喝醉了,写下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千古绝句。

当苏轼变成了苏东坡,这时候写出了他最好的词。

著名的《念奴娇》词就作于此。大江,大浪,千仞壁立,千古英雄……正是这首词,定格了苏东坡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苏东坡用诗的语言阐述成与败的哲理。

不管成败,都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成有成的原因,败有败的理由,成败都是一时的。所以,不以一时的成败论英雄,也不要因一时的成功而志得意满,更不能为了一时的失败而灰心丧志。有成有败的人生才是合理的。

当苏轼变成了苏东坡,并不是在年轻时得意忘形的岁月,而是在这么卑屈、很多朋友都不敢见他的时候写下了最好的文章:前后《赤壁赋》。

苏东坡在得意的时候,从来没有感觉到“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可是从他的《前赤壁赋》中我们可以读到,因为他不得意,才感觉到“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这个时候他开始尝到了生命的淡味,知道人生在酸、甜、苦、辣、咸,百味杂陈之后,最后出来的一个味觉是“淡”。

所有的味道都尝过了,才知道淡的精彩,才知道一碗白稀饭、一杯白开水好像没有味道,却是生命中也是佛教中最深的禅味。只要放得下宠辱,无意去留,那便是安详自在。

当苏轼变成了苏东坡,这时候他觉得丑也可能是美。

他开始欣赏多元的人事。一次,他跑到黄州的夜市喝点酒,碰到一身刺青的壮汉,那个人把他打倒在地上说:“什么东西,你敢碰我!你不知道我在这里混得怎样?”

壮汉不知道这个人是苏东坡。然而倒在地上的苏东坡忽然就笑起来,回家写了封信给他的好友马梦得说:“自喜渐不为人知。”

这是了不起的蜕变:他过去为什么容易得意忘形,因为他是才子,皇上皇太后宠幸他,天下人都知道他。他常常不给人好脸色,可是落难之后,他的生命开始有一种包容,有一种度量。

东坡自言:“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东坡以乐观旷达之心处世待人,因而使他不仅文才绝代,而又温馨可近。

苏轼变成了苏东坡,在落难的时候他写下了最好的字。

受到皇帝赏识时,他的书法工整、华丽,但上乘之作甚少。但是他落难时写的书法,看似这么笨拙,歪歪斜斜的,却是中国书法的极品。真是人生无常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