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聘,一番相当的波折——孩子就业记实

应聘,一番相当的波折

——孩子就业记实

胡涛海

今年过年早早就结束了。初六上午,孩子上班去了。当送别孩子,回到家,心里空落落的。打开冰箱,给她准备的三屉过年的食物,基本未动。虽然稀稀拉拉炮声还在城市上空响着,晚间阳应聘,一番相当的波折台上的霓虹灯还在闪动着,十五的灯火还未到来,但以往的红火年,已经被孩子上班带走了。

值得欣慰的是,孩子找到了比较理想的就业地——北京,比较心仪的工作——一家体制内的不错的妇幼保健院,她符合去年北京人社厅引进人才的标准,编制、户口,一次性都给解决了,特别是去年能拿到非常吃紧的北京户口(全年进京户口指标只有一万个),不能不说,还是幸运的。

孩子上的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学的是儿少与妇幼保健专业,该校是教育部部属985院校(原卫生部直属的老名牌医学院,有北有协和,南有同济之称),有三个专业在全国排名第一,她们专业是其中之一。她们的专业多年前就超过北大、复旦和中山等名牌医学院,毕业生一直受到北上广深的青睐,到北京就业是读研后的就业首选地。她保研时,是被华科同济医学院和天津医科大学两所院校同时录取,选取了同济,看中985,实际上是为选择进京打基础。加上她不错的业绩:多篇专业论文在《中华流行病学》《中国妇幼保健》等国家级杂志发表,取得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质。有三十余文章发表在《中国青年》《深圳青年》《青年文摘》《哲理》《半月选读》《山西教育》《校园文苑》《当代青年》《现代青年(细节版)》《学习博览》《财务与会计(理财版)》《华中科技大学(周报)》等,给招聘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但去年的招聘还是经过一番相当的波折的。

应聘,一番相当的波折一开始还挺顺手。因为校园招聘,南方下手早,抱着试探的心态,先试试手气,加上她的发表论文多,档次也较高,科研成果不少,竟一同被广东妇幼保健院和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市医学科学情报研究所)和南京医科大学初录,因为同一时间组织复试考试和面试,所以只能选其一,经过抉择,放弃了搞科研的去上海情报所和南京高校,去广东妇幼看看运气,得得招聘经验。不料,经过复试、英语考核和面试,等被录取了。随后安排试工半个月,然后正式签约,签约还得押金1万元。考虑到离家太远,不是原定就业之地,将来毁约还得赔一笔钱,所以,没有当场签约。但初试还是比较顺利、比较成功的。

接下来遭得是挫折。年初,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开始招她们专业了,北京户口有一个指标,外地户口有一个指标,看到消息后,她同她北大医学院的同学(同学报的是别的专业),应聘,一番相当的波折迅速在网上报了名,准备复习考试,知道非常难,但也得争取,争取了不一定有机会,但放弃肯定是没机会的。年后初试是在2月28日9点到12点,在国家会议中心初试,报名人数,与录取比例,不亚于考公务员(右图即初试现场照)。但经过博弈,她初选成功,如愿进入复试面试阶段。复试考试3月17日,在中国疾控中心妇幼中心会议室进行,上午专业复试考试,下午答辩面试。整整进行了一天。她们专业参加复试的已经缩到三比一录用比例了:她是一个,另外两个是北大医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和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自己的硕士研究生。复试面试后,一周后短信通知结果。当她的导师得知她已进入三人面试阶段,也很高兴,并通知她们的大老板——学院院长,大老板还亲自给中国疾控中心打去电话询问录取结果,但人家只告诉他,今年竞争异常激烈……但这个录取的短信一直未来,也没有见到任何结果公示。后来经过北大医学院同学打问,一同去的北大博士生也未收到短信,她们猜想,录用肯定是中国疾控自己培养的那位研究生了。此次应聘,留下的是一把遗憾,但遗憾也是成长的一部分。

先保底,再选择。挫折后,调整思路,先保个底,然后再选择理想的。她后来跟上同学就又到上海应聘了,经过人家筛选,上海浦东新区卫计委(卫生局)的妇幼保健所录用了,经过一周试工,接触了所里的多个科室的80多人员,感到还不错,加上十几个同学都在上海找到了工作,她还直接拿到正式编制。环境待遇也还不错。先保个底,将来违约的话,我同意出违约金,所以,正式和人家签订了就业协议。一颗心暂时放下歇歇。

又起纠结。到7月份应聘,一番相当的波折时,艰难的抉择又开始了,先是导师来电话,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让她去搞科研,这个科室是全国的定点科研中心,随后是北京的一妇幼保健院通知录用,开出的条件是直接给户口,给编制等。纠结又开始了:上海已经签约,同学多,坏境也挺好。直接有编制,户口已申报上去。如果不去,还得赔一笔不小的违约费。上海的缺点是房价高,户口年底批下来批不下来,不定。武汉单位档次高,同学多,房价低,8000左右,生活成本低,上三四年班就能买到起房,买汽车,不利是气候不好,城市不是一线城市。北京是直接给户口,编制,但房价太贵,生活成本高。她很纠结,问同学们,一人一个说法。也还尝试过抓阄来决定,但天长日久,也是一次一个样,难以定夺。我也征求过好多朋友的意见,也是见仁见智。

都快到上班时间了,还没有果断决出。一念之间,将会定居在相隔几千里的不同风貌的地域里,且风光、气候、生活环境及工作氛围等,将会完全迥异。但人不能分身,总得有个决断。又经过数日的煎熬,不得不仍疼割爱,最终选取了北京。她的北大的同学也签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获得了北京户口。一同前去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应聘的北大博士生,因为没有找下理想工作,又回到学校读博士后,可见北京就业的艰难程度。当然,在这期间北京301医院一研究所等聘请搞科研,待遇不菲,但当下解决不了北京户口,果断放弃。上海浦东新区卫生局的合同毁约也经过了一番波折,最后按合同汇去了一笔赔偿金才了事。应聘,一番相当的波折

选择非常重要,但更重的是抉择后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孩子已经上班半年多了,一切都很顺利。上午出门诊,下午搞科研。户口已迁去,新身份证和各类保障卡证,已办理和正在办理。她终于扬起了自己的启程之帆……

昨天得知,孩子今天又要到清华科技园聆听清华医学院的专家的定期讲座,心里又感到一丝快慰……愿她在人生路上走得顺畅些,平稳些,如愿些……

                        农历乙未年正月初十记于家中